天岁(下)

江园正寂:

上文戳我




08


 


王俊凯渐渐习惯了这种平静的养伤生活。


 


说起来源这里清净得有些过头,来往的人也只有一日三次来给他送饭的红衣僧,王俊凯几乎觉得源刚开始跟他说的那句“我是这里最好的医师”是句假话了,但他的伤经过源的治疗确实是恢复得很好,没过半月就可以带着夹板下床活动了。


 


这天王俊凯终于能靠着自己下床,甩了甩好久没活动的腿,走了几步就觉得吃力发软,只好靠在窗前往外看。源站在院子里弯着腰给墙角的几株桃树浇水,他的头发长得很快,垂下来堪堪遮住了精致眉眼。


 


时逢四月,正是高原桃花盛开的季节,白天并没有很大的风,源直起身就站进一片桃粉之中,当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美得让王俊凯忍不住放轻了呼吸。


 


但源很快发现了站在窗口的他,微微笑着向他招手,王俊凯有点脸热,扶着墙壁慢慢地挪出门,好不容易走到源的身边时,少年调皮的抿着嘴巴半眯着眼,抬手飞快的把自己刚刚摘下的一小条满是花朵的桃枝插在了王俊凯的鬓边。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年轻男人的身形高大修长,面容青涩俊朗,一朵含苞的桃花半遮住了他的眼睛,却更显得狭长漂亮,微翘的眼尾染上一抹桃花粉,眼神里是掺杂着微讶的如水温柔。


 


——你真漂亮。

源抬眼看着王俊凯,杏核眼又圆又大,装满了显而易见的惊艳。


 


王俊凯闻言一愣,却很快笑出声。他伸手抚下落在源头顶的一片桃花瓣,露着虎牙笑容明亮耀眼。

——你也很漂亮。


 


少年瞪圆了眼睛,垂着手不知所措地看着从王俊凯手心缓缓飘落的那片花瓣,颊边莫名染上了桃花似的粉。


 


09


 


相处的时间越久,王俊凯就越觉得源这个人有趣。


 


虽然他平时最爱独自看经书,可和人交谈的时候却完全不显沉闷,反而让人觉得格外舒适。不仅仅是他所说的最擅长藏医藏药,而是在书法,言辞很多方面都有涉猎,最让王俊凯觉得惊喜的就是源对音律的独特见解。


 


源有一把对男孩来说非常特别的嗓音,柔软清亮,薄荷似的沁人心扉,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少年。他总能把严肃虔诚的佛经念成一首柔软的歌,更是轻易就能把王俊凯这样专业怕黑二十几年的人成功治愈。


 


藏音起于敏珠林。


 


因为源的存在,王俊凯真的开始相信当初那个藏族老汉盯着他的吉他说的那句话。


 


所有人在面对自己最喜欢的方面或多或少都有些执着,而对于王俊凯这种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作为未来职业的人来说更是这样。以至于他在自己的伤还没好全,连夹板都没拆除的情况下,就忍不住把吉他拿出来献宝。


 


说来挺神奇的,源说他明明就是从雪山上滚下来的,却始终紧紧抱着那个装吉他的黑包。源是个好奇心挺重的人,却一直忍着没擅自打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所以在王俊凯准备打开那个包的时候,源也没什么心思继续读经,干脆抱着膝盖半蹲在王俊凯身边瞪圆眼睛仔细看着,毛茸茸的半长头发支棱起来,像在脑袋上顶了只软软的兔子耳朵,跟着他的视线一抖一动的。王俊凯取出吉他一抬眼就看见了,心口也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乱蹦乱跳的,把他的呼吸都跳乱了。


 


因为胸口还有伤,王俊凯只能虚抱着吉他试着调了下弦。正如源所说的,他的吉他保存得十分完好,但大半个月没碰过总感觉有些手生了。不过看到源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还是忍不住轻刷琴弦。


 


王俊凯唱了自己最拿手的《安静》,伴奏钢琴改编为吉他和弦,低沉嗓音融成一片蔚蓝深海,表面平静,内里却打着惆怅漩涡。


 


——你已经远远离开,而我也慢慢走开。


 


源完全被这种陌生音乐迷住了,他一直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抱着膝盖的手转为托腮,抬着脸认真的盯着王俊凯,随着节拍晃着脑袋,向日葵似的逗人喜爱。王俊凯被他的小样儿逗得只想笑,后半段歌唱的破碎支离,唇角微翘,眼里的笑意清晰可辨,像是最温柔的水波,一圈圈的快要溢出来。


 


——能,能教教我吗?

源看到王俊凯唱完歌就准备收琴,急急的站起身提问,但他蹲了太久,重心一个不稳就扑进了王俊凯的怀里,砸得人呼吸一窒,琴包里空白的五线谱也跟着飞了满室。


 


王俊凯揉着胸口垂下头,正对上眼波盈盈满是慌乱憧憬的源,一张五线谱悄无声息的落在他们俩之间,莫名其妙地让他想起那一句好听又著名的情话。

——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你没事吧?

耳朵尖儿都泛上薄红的少年迅速起身,纤长手指不自觉的搅在一块儿,眨着眼睛却偏要装作一副镇定的样子。


 


——嗯。

王俊凯浅浅的笑开,伸出手揉了下源的脑袋,语气柔软又笃定。

——以后会教你的。


 


10


 


高原上的春天总是短得很,等到桃花将谢,日头渐长,王俊凯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源好像在院子里找着什么东西,看到趴在窗台边认真写歌的王俊凯就毫不犹豫的把人拉过来帮忙。


 


王俊凯难得被人打断也不生气,手插在口袋里,在过分强烈的阳光下眯细了眼睛。“你在干嘛啊?”王俊凯一边问着源,一边像只好奇的大型犬一样黏在他身边探头探脑。


 


源把手边的铁锹扔给王俊凯,擦擦额角冒出的汗珠,埋头闷闷的答了句“找个好东西。”,尾音都愉快的扬起来。王俊凯也跟着闷闷的笑了声,接过东西专心给源挡太阳。


 


源蹲下来深吸口气吹掉表面的浮土,一个没注意就吹了自己满脸,胡乱抹了下就揭开地上那个活动的石板盖,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颜色半蓝不绿的粗糙陶瓶,举起来摇了摇,就极开心的回头冲着王俊凯笑。一张脸脏成了小花猫,可偏偏眼神清澈,神采飞扬,生动的可爱。


 


——喂,王俊凯,陪我喝酒行吗?

那好像是源第一次叫他的全名,咬字轻柔语气认真,让人心里发甜。王俊凯完全忘了自己刚刚想他问什么,急急的点了头就说好。


 


那时是傍晚,颜色绚烂的云霞把半边天都烧红了,屋外起了点风,把窗边的树木吹的哗哗响。源洗干净了脸,在床上放了张木头小几,和王俊凯盘腿对坐,面前各自放了盏琉璃杯子,卷起过分宽大的袖子,露着一小截细白手腕给王俊凯斟酒。


 


酒是这里少见的青梅酿,酸甜中带着微涩,入口清凉,并不醉人。可源喝了几口之后,连眼角都见了粉,他抓住王俊凯的手晃了晃,眼睛里烧着一从温柔的火。


 


“这酒是我阿妈给我留的。她说,让我和喜欢的人一起喝。”源顿了下,扣紧了王俊凯的手,偏偏脑袋笑容清浅的像是王俊凯第一次看到生长高山之巅的纯白雪莲,“王俊凯,我喜欢你。”


 


王俊凯被源这句爆炸性的话砸得半天没回神,最会弹吉他写情歌的年轻男人舔了半天嘴唇也说不出什么话,只是本能的紧紧回握住少年的手,过了很久才挤出一句。

——跟我姓吧?那个……你愿意跟我姓吗?我我我……总之,跟我姓吧,我想一辈子照顾你,死了之后也能进我家祖坟葬在一起……哎呀不是,就是……


 


源愣了一下,捂着嘴巴也大笑出声,下巴抬得很高,眼睛也亮得惊人。

——嗯,好。我是……王源。


 


王俊凯高高的挑起眉,咬着唇半跪起来抱住他,吻着他发红的眼角,认真的叫他的名字。

——王源儿。


 


11


 


之后的生活对王源并没有太多改变,除了这个名字和整天冲他微笑的王俊凯。他还是向平常一样修习,但心里的祈愿,除了苍生,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王俊凯。


 


敏珠林每年都要挂上新的风马旗,而这项工作大部分都是由王源完成的。他刻好今年的模板之后,偷留了一张空白经幡,用朱笔飞快的写了一行字塞进王俊凯的琴包里。做完这一切,王源才舒口气,找到了屋外弹吉他的王俊凯,像个小孩一样伏在他的膝盖上,抬着眼睛,样子恳切又无辜。

——王俊凯,你能带我走吗?


 


12


 


雪洞里很冷,王俊凯拿羽绒服把王源裹紧,自己冻得嘴唇都没了血色还乐呵呵的拿着电量很少的音乐播放器给王源听歌,听那个领着他来到西藏的男声毫无顾忌的唱。

——一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我梦寐以求/是真爱和自由。


 


他用力吻开王源皱起的眉心,跟着耳机里的音乐声音单薄的唱。

——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想带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


 


13


 


王俊凯的严重冻伤比之前的骨折更难治愈,而治疗的他的人也不是对着他笑容甜甜的王源。


 


好不容易等到他能带伤出来的那天,五彩经幡在风里飘荡,佛号如谒,信徒夹道,其声盛大,他的少年走在正中,僧衣浓重犹如化血,眼神清冽如同初见。他远远的冲着王俊凯打了个稽首,在跪拜信徒们漫天的“珠古”声里,慢慢走远。


 


王俊凯抿紧唇,听到耳机里依旧在唱。

——你是否还有勇气/随着我离去。


 


他陡然大恸,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剥离,痛得让人窒息。


 


14


 


王俊凯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拉萨市的医院,医生说他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昏迷了整整三天。他没说什么,只是浑浑噩噩的,背着吉他飞回了北京,花了一整个暑假为那个少年写歌。他觉得导师的那句话说的很有道理,那些音乐就存在于他的生命里,需要倾诉,需要抽离。


 


15


 


北京的秋天也许是最好的季节,天高云淡,难得的如碧晴空。


 


王俊凯去琴房楼取demo,冷不丁被背后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年声音叫住了。

——那个,师兄,你知道钢琴教室怎么走吗?


 


王俊凯一回头,正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杏核眼。

——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新生哈,我叫王源。


 


16


 


王俊凯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琴包里多出的那张带字的旧经幡。透过面前这个王源的笑容,他似乎看到那个穿着雪白藏袍的少年咬着朱笔一笔一划的认真写:

——天岁者,等天之岁也。永安长宁,不见七苦。不若与君,今生共度。


 


今生共度。


 


王俊凯默念了遍,眼角发红,声音微颤。

——嗯,你好,我是王俊凯。


 


【end】


 


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歌词部分取自郑钧《私奔》。


 


珠古是对灵童的一种尊称。


 


天岁是本文里源宝宝的法名,但我好像没写出来23333,这里特意解释下。


 


最近真的太忙了QAQ,脑洞太多没空写。(悲伤脸)


 

评论
热度(167)
  1. 抹茶蟹圆子守护期盼 转载了此文字
  2. 守护期盼纪慕夏 转载了此文字
  3. 纪慕夏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