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息:

刚去意大利念书的时候 住在城郊 是留学中介帮忙找的房子 很远 不方便,除了房东一家 并没有同住的学生。

在国内一道读语言班的同学 只有我去了米兰,初来乍到 又人生地不熟 多少孤单。虽然出发前考了简单的语言证书 但当真去那里生活 还是处处困难。

没有自信的东西 总是不愿意碰,刚到的那一个月 尽管已会说些基本词句 但总是话出口时换做英语 一副游客姿态。明知这样不行 却总跨不去那个坎。

说实话 是有后悔过的,想为何要大老远来吃苦,于是放学后便窝在房间闭门不出 再加上与刚异地的男友分开,算是跌进了低谷。

那时唯一与陌生人交流的途径 是每天下了公交车后 去顺路的杂货店买罐汽水。

杂货店很小,能站个四五人已是极限,店门口挂了面不认识的国旗。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 爱看足球,几乎每回进门 悬着的电视都在播放赛事,有时会有些他的朋友来看,他们站在货架间的空隙处 把地方填的满满。

我只买可乐,准备刚好够的零钱 不需说一句话。可有一回实在没硬币 便递了张纸钞去。

老板收好 问了句 不需要别的吗,我听懂了 也知道该怎样回答,可犹豫一下 还是用英语说了句 不用。

他看了我一眼 没多说什么 递来零钱。而这个简单的买卖过程 却从隔天起变得不同。


我照旧推门而入,从冰柜拿罐汽水,而老板接过钞票后,忽然问了句 你懂意大利语?

我迟疑了下 点头说 一点点 用的还是英文。谁知他摇头讲 那你用意大利语回答我。

说实在的 当下我不大高兴,觉得这人是在找茬,但也只笑笑 说好的。然后见他把找回零钱中的一枚放在我手上,莫名其妙说了句 下午好。

我皱眉 只好用意大利语回他下午好,接着他每放下一枚硬币 都要我回话。我只好把这看做恶作剧 心想明天起 再也不光顾这家了。

然而第二天我下车时 他就在店门口,我还未走几步 他就向我打招呼。

“买可乐吗?”他这样问。


后来 几乎是被“强制”的 成了这杂货店的常客,又不知老板与他的朋友们说了什么,每回若碰到他们看球 总有人丢下比赛不管 转身与我聊天。有时老板也会用生涩的英语说两句 问我 这句话这样说 对吗。


故事的最后 我搬家了 在网上找了个招租的留学生,离开前也未和老板说再见,我以为自己总会再路过的 到时进门买罐可乐就好,可谁料直至毕业 也再没去过。

而与此类似的遭遇,还有独自旅行时 在佛罗伦萨的小旅馆 碰到的黑人前台,他看了眼我的签证 说你是学生就应该多说当地语言,然后硬是与我聊了快半个小时 讲他漂泊来此的经历,途中见我有听不明白的地方 便用英语解释。

离开旅馆的那天我和他道别,他说你接下来要去哪里,我说我还没想好,他笑笑 讲 那并不是问题 走去火车站 随便买一张票就好。

他送我至门口 说 Andra tutto bene。


“一切都会好的。”

评论
热度(19)
  1. 转载了此图片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