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与海

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后最想他们的样子

神明仙贝:

(灵感是昨天的梦,和现实无关)



画师: @想象栗 







我和王俊凯认识的很匆忙,他在机场匆匆给我留下一个微笑就背着装吉他的箱子离开,我一直在想离开了舞台后他会怎么样,没有参与过他任何一场表演的我,居然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他。




结束了一段工作,我要去欧洲的一个小城度假,时代在变换,早已经不流行的微博热门平台也再也看不到王俊凯的身影,我记得,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他的脸庞,像是画中的美少年,总让人有无穷无尽的幻想。这次再看见他,他依旧年轻帅气,时间只是把他打磨得成熟,却非常仁慈的没有给他留下太多印记,看到他的时候有些激动,甚至于忘记了,另外一个人。当他离开后,冷静下来才想起,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比他消失得更加彻底,而他们在一起的样子是我过去对爱情最理想的样子,他还好吗,该死,我忘记问王俊凯了。




飞去欧洲的小城并未花费我多长的时间,找了一家民宿旅社住下,清晨就出门去踏青,隔壁的人家在后院种了一排小薄荷,我蹲在地上拿着相机小心地拍摄,薄荷的香味纯净又醒脑,王俊凯的男孩曾经有个外号,别人都喜欢叫那个人,薄荷男孩。




什么样的男孩才是薄荷样的,是不是笑起来很安静,声音清亮好听,回忆把许多事情都美化了,但好像就是那样吧,王俊凯原本的组合解散,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新发展,就连他最放心不下的薄荷男孩也要学会独立坚强。他们穿梭在不同的片场里,与不同的歌手合唱,他们彼此的微博里提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只是没有对方。朋友说,他们分开了。




再和过去认识的人聚首,大家谈着自己的生活和感情,偶尔提到他们,有人问,他们还好吗?




应该还好吧,王俊凯在主演的电影里是一个眉清目秀的检察官,正巧的是他的薄荷男孩同时间加入了一个法律类型的访谈节目,王俊凯在电影里很帅气,符合他喜欢耍帅的个性,聪明勇敢机智,偶尔也会为受害人的遭遇难过,薄荷男孩的访谈节目请了许多现实中的律师和检察官来谈心,薄荷男孩一贯的逻辑清晰严谨。那是我最后知道的他们,再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常年不在国内,也没有闲暇功夫去关注他们的发展,这次的偶遇,可真算得上是有缘,大概是老天看我太累了给我送上一份惊喜吧。




小城的落日很美,我找了一家靠海边的咖啡厅坐下休息,海鸥成群结队地在岸上聚集,希望有好心的人类可以给他们投食。一天就将要结束,我听见不远处传来欢快悦耳的吉他与拍手喝彩声,好奇地回头张望,人群围成了一个小圈,每个人都露着笑脸。真好。




喝完那杯咖啡,我拿起包往住宿的方向走去,路过人群的时候忍不住朝里面看了一眼,一个穿着薄荷绿衬衣的年轻人背对着我站在中间拍手炒热气氛,而那个弹吉他的人,竟然是王俊凯。




我的心脏砰砰乱跳,绕着人群跑到了另外一边总算看清穿薄荷绿衬衣的年轻人,他没有怎么变,只是高了一些,明亮的眼睛笑得弯起来,就和他少年时一模一样,他是王俊凯的薄荷男孩,王源。




看他们的装束不像是停留一两天卖艺,而像是与我相同都是来旅行度假的,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傻傻的站在一边捂住嘴巴,忍着不哭出来。几首吉他曲结束后,王俊凯突然哼起一首歌,王源跟在他后面小声地和,中文歌词外国人听不懂,只能听得那旋律优美宁静。


“跟我走吧,王小源。”


王源偷偷推了推王俊凯的膝盖,还是和从前一样嬉笑着露出和他气质不太相符的两颗虎牙。我一直以为他会把这两颗牙齿拔掉,原来到现在他还留着,静静等待他们唱完结束收拾东西,王俊凯突然注意到我,抬起头笑着说了一声:“咦,这么巧,你也是到这里啊。”




王源有些不解,但也朝我一笑,他可能以为我是王俊凯的朋友,我点点头,下一句话不知道如何开口,王俊凯说“王源儿,今天赚了多少钱。”王源瘪了瘪嘴巴说:“一毛都没有,那些外国人果然都很小气,白让我这大明星给他们唱歌了。”我听了有点不好意思忙掏出钱包打算拿钱给他们,王俊凯对我摆摆手说叔叔不用了,我又说那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如何,王俊凯说不用不用,王源倒是对我说的话很感兴趣,“叔叔,你知道这里有什么特别好吃的地方吗,我和他转了好久都没发现有什么地方比较好吃。”王源果然是误会我是王俊凯的友人了吧,我忙接着他的话说我知道哪里有好吃的餐厅,就自顾自地给他们带路,王俊凯收起吉他用手揉了揉往的头发,“你啊,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在这卖萌呢。” “切还不是你一直说我是最小最萌的,我就是啊。”王源和王俊凯在我身后吵吵闹闹却一点不让人觉得烦,他们还是小时候的他们,而我似乎也是他们小时候的那个我。到达餐厅后,自知王俊凯会觉得尴尬,我便找了个借口走了,这里的菜色是我特别喜欢的,以前来这座小城都要去吃,我给王俊凯写了个单子,上面是建议他点的菜,他觉得我想得很周到,离开前突然跟我说他们明天还会去那里表演,“谢谢你喜欢我们的歌。”




这句话在脑子里重复了很久很久,多久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与他们偶遇,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还在一起唱歌。回到旅社的时候,我在网络上给以前玩得最好的一个姑娘留言说,你猜我今天碰见谁了,当时你还哭得稀里哗啦地告诉我,即使不知道他们的消息你也不在意,你只要他们好好的,你就满足了。现在我告诉你,他们挺好的,是你所期望的样子。




姑娘早已经不是姑娘而是别人的妻子太太,有了小孩要操心,能像我这样到处跑来跑去工作又度假的那都是没家没个安定的。他们两个最红的那个时候,大街小巷无人不晓,有夸奖就一定有批评,有赞美就一定有辱骂,而这种急速的蹿升,后来到底是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已经没有人在乎了,也许梦想没变,行走的道路却出现了无限的岔口。




他们分开。像两条平行线毫无焦点,一个国家那么大,他们偏偏就被捆绑在了一起,不论任何事情都有意的牵扯,一个城市那么小,他们偏偏就不能相遇,再也没有人看过私下里他们有过同行。我们从所谓的圈里跳出来没有损失了什么,生活还是要继续,学习的要考学,工作的要升职,单身的要恋爱,恋爱的要成家。我们分开。我们曾经聚集在一起把他们的羁绊当成自己的信仰,把他们的恋情当成自己的爱情。




第二天很早我就去了昨天的咖啡厅等待他们到来,一整个上午路人们来来去去都没有他们的身影,碟子上的咖啡喝完一杯又一杯。等到下午的时候,虽然阳光温暖天空却飘起了太阳雨,而下班后来休闲的外国人丝毫不在意雨滴,依旧该喝咖啡的继续喝咖啡,该聊天的继续聊天。海风的味道里夹杂着淡淡的鱼腥,我忽然想到他们曾经一起去某个小岛钓鱿鱼,伴随着突突声巨大的小渔船,飞鱼闪亮地从船的两侧飞过,有几条不慎掉进船里,王源故意拿起那滑溜溜的小鱼去吓王俊凯,王俊凯虽然真的有被吓到,但一会儿马上又笑开了脸,王源一直强调自己大胆却总是跟在王俊凯身后,王俊凯在哪钓鱼他就在哪钓鱼。我那个时候就有想过,他们的腰间是不是绑了同一根透明的鱼线,走到哪里都要互相牵着,就算放松了鱼线距离增大,但总有一天线要重新转回来,他们总要再相遇。




一阵欢呼将我从回忆里抓出来,我年纪不小了,不会再信小孩子家的恋爱了,也不会再去为了这些年轻人与别人吵到不快。我望着他们急匆匆准备表演道具的动作,一步步走上前去,走到他们的面前。王俊凯怀里抱着弹吉他,王源手撑着伞与他肩靠肩坐着哼唱,周围围观的人都跟着节拍帮他们鼓掌伴奏,我也鼓掌融进人群里面,融进他们的音乐里。所有的歌中文的英文的甚至是法文日文的,王源清亮的嗓音都能完美驾驭,他是什么时候学了这些语言,什么时候学了这些歌,又是什么时候和王俊凯一起配合着练习过,但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还在唱,他们还在一起唱。


太阳雨停了。




“叔叔,明天我们要去下一个小城唱歌。”王源一边说一边帮王俊凯拣起地上的帽子,收入颇丰的一天,王源笑得特别开心。王俊凯盖好吉他的箱子,顺手递给我一张CD,“嘿,这个送你吧,我和他自己录的唱片,虽然还没有发行,哈哈,作为你昨天给我们推荐美食的谢礼吧,昨天那家餐厅真的很不错。”


“对啊对啊,很好吃!值得吃,推荐!”王源站在他旁边笑得有些不符合他现在年纪的可爱,王俊凯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凑近脸说:“你说你这么多年怎么都喂不胖呢,吃的都到哪去了?”王源亲了亲王俊凯的鼻尖和他打闹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我还站在他们面前,王俊凯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朝我笑笑,他还是那个会有些害羞的男孩,他的薄荷男孩依然还是被他宠得无法无天。真好,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我留在小城里继续我的假期,而他们要在第二天早早出发去下一个城市,我有想过要不要顺便去火车站送他们一程,但又仔细思考了一回,他们已经结伴而行还需要我去送什么呢,让他们自己走吧。




清晨再次经过隔壁人家后院的那一排小薄荷,不经停下脚步再蹲下身去细细欣赏,忽然隔壁人家的主人过来浇花看见了我,和我打了声招呼,我笑着对她挥了挥手。


“Have a nice day.”


今天又会是美好的一天,对于王俊凯和王源是,对于我也是。



评论
热度(64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