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他们 短/完

温暖而长情

已逾期:

(lo主夹带私货


(源源同桌视角


写在前面:如果觉得看完以后浪费了你的时间,先在这里说声对不起。


 


written by S5


 


今晚是六月的第八个雨夜,并没有天气预报的雷电交加,只穿背心仍有些冷。


我在电脑前敲了几个字,再删掉,再打进去,然后一头砸在键盘上。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灵感枯竭得恨不得把笔记本掰碎,比大姨妈还要频繁。我懊恼地揉着四天没洗的头发,它们因为油腻结成一绺一绺的,像我搅成一团的思路。


右下角的企鹅图标闪烁,不用看也知道是一天要催三十遍稿的编辑。烦。


我把手机平放遮住那块位置,恨恨灌下一口早就凉掉的黑咖啡,把刚刚打的几个字删掉。


王源的邮件是这时候发过来的。幸好我的手机够小,并没有遮住那个通知框。


“阿期:


   展信佳。


   原本想寄信给你,又不信任EMS和中邮政,才用电子邮件的形式……”


篇幅不长,我翻来覆去看了三遍,脑中浮现他学生时代那手铁画银钩的漂亮字体。窗外风雨琳琅,焦躁被奇异地抹平。


 


 


我叫李昱期。这是一个不好念也不好写的名字。我真正爱上这个名字是初一那年,我的同桌告诉我:南唐有个皇帝,也是个诗人,叫李煜。李商隐也有句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你的名字很有诗意呀。


他说这话的时候,微微仰着脸看我,眉眼低垂。


 


他的名字——前几年大概是家喻户晓的——王源,王师北定中原日的王,为有源头活水来的源。


 


我们做了六年的同桌。初二那会儿,语文课上终于学到了李煜的诗词,忘记是《相见欢》还是《虞美人》,我在旁边用铅笔写下矫情的少女心事,什么“你低眉垂目,全世界的光都截在你眼里”,什么“你永远无法在光的终端看到我,如同我无法在梦的终端触到你”。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伤春悲秋是一种惯性。


但也隐隐期待着有一天他会向我借个笔记什么的。


这不奇怪,哪怕嘴上说着“不就是个没真材实料的小明星吗”的那种女生,故作姿态的,跟风厌恶的,都没办法否认在最蠢蠢欲动的时间里对他有过好感。有时在篮球场边碰到他的私生饭,故意不屑地切一声,然后偷偷地瞄两眼球场上英姿飒爽的少年再快速移开视线——这太正常了,心照不宣的事儿。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当然,这是另一个无疾而终的故事了。


 


 


发现他和王俊凯的事情是高一。我那时已经接受了一个平庸木讷但是对我很好的男孩,与众人步履一致地迈入早恋大军。但王源一向洁身自好得过分,当然,和他的身份也有关系。一个跟实习老师并肩走几步都能被网传成恋爱的少年,看似被剥夺了一切越界的权利。


注意我说的是“看似”。


那天临近放学时下了场猝不及防的暴雨,我百无聊赖地在校门口等父母来接,然后看到了——是的,王俊凯,他从一辆保姆车上急匆匆地下来,一把不大的伞有些吃力地挡住疾风骤雨。他跑得太快,头发全被吹起来露出英气的额头,为了抄近路还踩了好几个水坑,污水甚至溅到了我脸上。


“喂——”“对不起啊!”他头也不回地道歉,声音和身影一起消失在雨幕中。


我翻了个白眼用手背擦脸,这会儿我那个便宜男朋友出来了,举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伞要送我回家,我想着被家人看到不好,与他僵持了会儿,然后就看到王俊凯和王源并肩走出来,王俊凯撑着伞,两人的手臂紧紧贴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吹的,伞往王源那边倾斜得厉害。我听不真切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王俊凯的眼神,温柔得,温柔得——


“你就让我送你回去吧,一会儿天就黑了。”男朋友的蠢样儿可怜巴巴,瞳孔里全是我。


——没错,就是这种,这种看爱人的眼神,我浑身一激灵,知道自己窥见一个了不得的秘密,忙拉着男友的手,转身离开。


 


 


第二天早自习,全班都在为下午的古诗默写抓耳挠腮,只有王源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也不奇怪,听他说他小时候背一首诗他家里给他一块大白兔。不过他气质确实挺文艺的,女生看玛丽苏郭敬明男生看网游玄幻时他一个人静静地看村上春树,我们听什么汪苏泷徐良的时候他已经听起了陈奕迅林宥嘉。大多数人眼里他相当外向,但我总觉得——并不是这样。后来我听他唱《孤独患者》或者《心有林夕》。语言可以骗人,歌声不能骗人。


那会儿,我虽和王源同桌多年,却不算什么很好的朋友。他对谁都这样,有礼貌,却不深交。一起打篮球玩游戏可以,再深一些,好像就没有了。我压抑着好奇,告诉自己不能交浅言深。


但好奇心这个东西吧,确实对人的行动有很强的驱动力。


 


 


男友对我很好,几乎称得上无微不至。带早午饭和课间零食暂且不提,他还偷偷翻墙去学校附近给我买我爱喝的双拼巧克力或者相思醇奶。感动自然有,更多是无法给他同等心意的内疚。那时候谈恋爱说白了就是因为空虚和好奇。那天他一如往常翻墙给我带了蜜果的蛋糕奶茶,还神神秘秘地把我拉到一边——我还以为要,要干啥呢。他在我耳边说话,呼出的气挠着我的耳朵:“期期——你猜我刚刚遇到谁了?”


“谁?”


“你猜。”


“爱说不说。不说我走了我物理作业还没做呢!”说着我扒拉开他挂我脖子上的手。


“哎哎哎,我跟你说!我碰到——王俊凯和王源啦。王俊凯是高三吧?估计今天考完三模来找王源啦,一个在墙这边一个在墙那边说话,后来王俊凯还翻墙进来了。王俊凯给他带了个冰激凌,好像还是哈根达斯,他们感情真够好的,王俊凯就像这样——”说着他又把手挂我脖子上,“搂着王源,诶我说他们是不是搞基的啊。我看王源对王俊凯那个笑,太,太基了。”


“……你没看错?”


“怎么可能啊。我视力5.3诶。而且他们看到我就压低声音,王俊凯很快就走了,跑走的。如果不是他干嘛这么怕人看到啊。”


“可是我没看到王源吃哈根达斯啊……”我一怔,想起上节课是体育,“你先别说出去啊。”


 


回到教室时已经在上自习课了,王源在很认真地用左手定则做物理,一边用嘴型哼着青春修炼手册,看起来心情不错。


我终于忍不住,偷偷给他递了张纸条。


“刚刚王俊凯是不是来找你啦?”


他耳朵有点红,低声说:“啊……怎么了?”


我干脆撑着下巴问他:“你们——凯源是真的?”


他的脸也红起来,没有说话,回了张纸条给我。


大概有些东西,说不出口,只敢写出来。


“嗯。”


 


被我知道他俩的事以后,王源在我面前便不再避讳。甚至一直以来关系平平的同桌关系也有了升华——我,光荣地成了他唯一的异性朋友。


 


这天他相当严肃。“阿期,我问你个事儿。”


我也跟着严肃起来:“你说。”


他涨红了脸,声音很轻:“就是,假设,你男朋友,要跟你,那个啥。你干不干?”


“王俊凯忍到现在?你们这么多年还这样也太柏拉图了吧!”


“你轻一点!”他急得脸更红。


“哎好羞耻……就,我也不知道……看情况吧……哎我在说什么……”


“……”


“啊!我知道了!他高考完了都!大把时间可以谈情说爱可你却还没放假!说起来……他都快十八岁了,这点要求好像也不过分啊!”


“……”


“诶你别不理我啊。”


“……不是,为什么一定得是他……他上我?”他压低声音,“我不能上他吗?”


我忍不住笑喷,把王源气得扭头就走。


 


这件事的后续我尚且不能确定。


只记得期末考完后的一个同学聚会,王源说了会来却没有来,我打电话过去他很久才接,声音沙哑,旁边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什么宝宝啊源源啊,没听清楚。


 


 


他们那时候还算得上当红,王源三天两头出去跑通告,周末也比我们忙很多。即使这样他成绩还是比我好,我表面作愤怒状,其实是为他骄傲的。王俊凯读大学后学业相对轻松,有时会偷偷来学校看他。王俊凯已经完全长开了,眉眼英气俊朗,与王源的清秀精致相得益彰。王源高中猛蹿个儿,那会儿已经跟王俊凯差不多高了,中间偏还隔了堵没他们高的墙,两个人相会像罗密欧与朱丽叶。我常打趣他们,不过不说什么梁祝,也不提莎翁,抬举他们了,这对不分时间地点秀恩爱的狗男男!


“王俊凯又来探监啦?”,每次王源脸红红地回教室时,我总会这样嘲一句,头顶大概扬起了熊熊燃烧的火把。


但确实是非常羡慕他们。我跟男友谈了一年就分了手,不对,我跟他谈了一年才分的手,在中学阶段难道不算久?


又不是王俊凯王源这两个连体婴!


 


我常常在微博热门上看到我的同桌王源,以及他的男朋友王俊凯,他们常常一前一后地走,却是形影不离的模样。好像一个在前面披荆斩棘,一个在后面遮风挡雨似的。


或者并肩而立,从头发到脚趾都写着相配。


我不是什么腐女,却常常被他们的对视和合唱打动。


 


 


也不是一直一帆风顺。


 


他们有一首歌叫《宠爱》,MV里面王俊凯和一个姑娘拍了感情戏,当时倒没出什么事儿。过了几年那个叫刘莺莺的姑娘跟着王俊凯上了同个大学,媒体就写得暧昧了些,加上一些真真假假的图片,弄得微博上亲妈粉们各种炸裂,炸着炸着又莫名上了人身攻击。每家都有,一团混乱。


那会儿,王俊凯发了条微博。


 


TFBOYS-王俊凯:将心比心,彼此尊重。不是我亲口说的,请不要相信。


 


所有人都认为王俊凯是在安慰那个姑娘,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直到我刷朋友圈时看到王源发的一条。


 


IQ184:突然丧气。


 


我私戳他的微信。


我:怎么啦?醋了?


源:啊,没有啊。


我:王俊凯对你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啊?他跟那个妹子肯定不是真的啊。


源:我知道。我没生他的气。


我:那你……唉,不想说可以不说,早点睡觉吧。


源:嗯。晚安。


我:晚安。


 


我跟他道了晚安,隐隐捉住了一些他“丧气”的原因,然而睡意袭来,笼上我的眼皮,于是我顺从身体,沉沉睡去。


 


“阿期。今天是刘莺莺,明天就会是刘燕燕。”


“还有我看到我们的粉丝彼此攻击特别难受,这是所谓成名的代价吗?”


“你看过《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吧,序言里有句话,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我觉得好累啊。我都忘记梦想是个什么玩意儿了。我到底想得到什么呢?所以,王俊凯,我跟他能在一起多久啊……”


第二天起床,我看到他三点多发来的微信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又是村上这个老拿不到诺奖却把他迷得不行的日本老头,王源怎么不学点好的,就学到他的阴郁沉重了。


想了想,回复了他一句“你相信王俊凯吗?”。


“目前是信的。”我去竟然秒回。


“那你相信你自己吗?”


“废话。”


“那就行了啊。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


过了很久。


“好像也有道理。”


 


 


十年之约那场演唱会我有去看,很多已经退圈脱饭的老粉也来了,用“老泪纵横”这个词不怎么合适,但确实——挺像那么回事。上座率挺高的,比起他们前段时间那几场,简直称得上盛况。


 


这一场演唱会,他和王俊凯似乎已经不想再掩饰什么了,两个人合唱时十指紧扣,唱完深深拥抱,眼神也是全程交缠在一起,就差接吻了。


演唱会结束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将彼此的手举高,深深地鞠了一躬。


台下的场面惨不忍睹,一群阿姨哭花了妆,涕泗横流,抱头痛哭。


 


后来王源跟我说,十年这么长,粉丝流水一样来来去去,亦有真的陪了我十年的死忠饭。


“所以,我跟王俊凯,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一辈子也不是那么长,不是那么难。”


 


他们的粉丝热度确实大不如前了,不过身价和作品接受度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接通告也相当慎重,求精不求多。因此名利双收,却反而比从前空闲了很多。


 


说起来,我也很久没看见他了啊。


 


我二十七八岁辞了工作做专职写手,写了几年多多少少也有了些忠实读者。定期会翻翻微博上粉丝给我的评论私信,那天其中一条喊停了我的手指。


“期期,你说你写的那篇《十年》是由真实故事改编的,我总感觉你写的像我很久以前萌过的一对真人CP。汪汪汪?还有他们的结局真的是这样吗?”


破天荒的,我点击回复。


“你猜?”


 


 


阿期:


展信佳。


原本想寄信给你,又不信任EMS和中邮政,才用电子邮件的形式将这份请柬送到你手上。我和老王打算在今年的七月十五号结婚,当然,之前会先去荷兰领个证旅个行啥的。不知道大作家那天有没有空?我们邀请的人不多,你如果能来我会很高兴。


请柬在下面,我俩亲手设计的!


[图片]


来或者不来都记得回复我一下啊!


From王源


 


 


End


 


(本来想大虐的,没舍得。



评论
热度(145)
  1. 已逾期 转载了此文字
    温暖而长情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