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髓知味1.05_

云伢_-KRJ:

虎兔*带狼猫*

无关真人*




+++++++++++++++++++++++++++2029+++++++++++++++++




食髓知味1.05_




Karry从窗子一跃而进Roy的房间时,Roy正发着高烧,浑身冰冷的缩在沙发里,额头烫的吓人。




呼啦的窗子被撞开的声音惊醒了他,迷迷糊糊的只闻到一股陌生的血腥气在房间里蔓延开来,肉食动物特有的吓人的呼吸声冲击着他嗡嗡响着的耳膜,听的有些不真切。




Roy不知道这是什么猛兽,也许是被他的血的味道吸引来的狼,也许还是刚才的几只猎狗。他的鼻子并不算好,而受伤和淋雨导致的高烧,让他现在浑身都没有力气,甚至连眼皮都睁不开。




难受,害怕。




可他没有了Karry。




.......

........




而Karry轻轻喘着蹲在沙发前,看着这个清瘦的身子,攥着拳。他的衣服上还残留着不少的陌生血迹,嘴里也有,这让他恶心。




肉食者互相残杀的情况极度少有,除了Jackson那一次几乎没有再发生过。然而他这次杀了四只猎狗,也算是“丰功伟绩”了....




可他的小兔子,淋雨,受伤.....竟然还高烧....




因为他离开他了一天。仅仅才一天。




Karry深呼吸了一口气,身为一个城市的王,他清楚得很。素食动物不像肉食动物,一旦生病就脆弱的不行。




特别是身体本就娇弱的兔子,连感冒这种对肉食动物来说不值一提的小病,都能恹恹的病上至少一周,更别说是高烧......甚至能要了他们的命。




他有些后悔,怒气冲上头先去找了那些猎狗泄火,却忽略了他的小兔子。可是他也怕,怕他被愤怒激起的嗜血的性情难以压制得住,伤了他的小兔子。




Roy的背脊因为蜷缩而弓起,突出的蝴蝶骨依旧是让人垂涎的漂亮形状。而微红的面颊诱人,却带了病态的发白的唇色。

因高烧而滚烫的额头和冰冷的手脚,发抖的身躯,这样的Roy一点也不像之前那个会和他撒娇逗弄的小傻子,反差大的他慌恐。




Karry紧皱着眉头将神志不清的人慢慢托起来抱进怀里,Roy嗅出熟悉的味道下意识的攀上他的颈子,额头贴到他凉凉的颈窝。习惯性的动作让Karry心头涌上一股带着酸涩的暖意。他并不曾体会过太多的感情,然而他现在皱着眉亲吻了Roy的碎发,大抵能够算得上是心疼。




Roy就这样乖乖被抱在怀里,气息都有些微弱。




Karry右手探到Roy的后颈,抚摸着向下,在第三个脊椎骨节处揉按了几下,很快Roy就哼了一声变回了原形。他找了条干净的毯子裹住他的小兔子,带着他回了KINGs。




这个连最脆弱的地方都告诉了他的傻兔子,没了他可怎么行。




……




Karry很快叫来了医生,给他的兔子仔仔细细包扎了伤口,输了退烧的点滴液,又让KINGs的经理请了新的调酒师代班。




回到房间里洗掉了一身的血腥气,Karry第一次那么急切的回到床上抱住了他的兔子。狠狠地在他的耳朵上,脖子上,还有唇上,泄气似的留了他的牙印儿。他气得实在是不行,这只傻兔子怎么就要换了自己的衣服,又赶上下雨这种能冲散味道的鬼天气,还偏偏自己回家。




小傻子一定不知道他看见街边掉落的的雨伞时有多么的心惊。太揪心太揪心的感觉让他后怕,所以他绝对不让他的兔子离开他身边第二次。就算是也要囚也要把人囚困在身边。




他用力的在他的兔子身上留下他的味儿,不带着欲望却带着疯狂的占有。以至于后来Roy被他咬的疼醒,Karry还在他的肩窝上使劲儿的啃个不停。




Roy细小的呜咽的一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退烧药的副作用是嗜睡, 这一觉睡得太久让他的头有些疼。可眼前晃动的虎耳和蹭着他小腿的毛茸茸的尾巴,还有他盖的被子躺的床,无一不是他熟悉的味道,这让他感到无比的心安,即使一只老虎在发疯似的啃着他的脖子,在他眼里也变得像是了一只撒娇的大猫一般。




“Karry....”




很疼。




Roy唤了一声他的名字。被念到名字的老虎抬起头来,却发现小兔子又昏沉的睡了过去。他笑了笑过去含住那张终于红润起来的索吻唇,一直吻到身下又隐隐起了变化才停下,牵出一根亮晶晶的银丝。




馋人的小傻子。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Roy被Karry半压在身子下面,呼吸有些困难。

KINGs正好到了开始上人的时间,紧闭的窗子隐隐能透出夜幕里一点霓虹的色彩。Karry抱着他在十八层最安全的卧室里沉眠,呼吸声无比的安然。




老虎见他醒了,摸摸他的脸。凑过去想讨个亲吻,却被小兔子躲开了。




老虎的桃花眼眯了眯停在那里,轻哼了一声,声调微扬。过了好久Roy才憋屈着小脸慢慢凑回来,红着眼眶把嘴唇压在他唇角。Karry掐掐他的耳朵撬开牙关,舌头逮到Roy的,压在身下缠绵了一会儿才放开他。小兔子乖乖的把头蹭到他的肩窝里,吸吸鼻子,眼眶里含着小泪花。




这意料之外的小小的亲昵让Karry有些喜出望外,他原以为这倔脾气的小家伙会负气不理他,提前想好了许多劝解的说辞。可没想到这小兔子竟然这么乖巧,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是吓坏了吧。




Karry在他背上用力的抚摸了几下,亲亲兔子红红的鼻尖。黏了一会儿他,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讲起话来。




“.....以后,不准自己走夜路,不准穿没有我味道的衣服.....”

肩窝的小脑袋点点。




“工作的话,也不准再让吧台的人摸你的手.....不准对他们笑....”

小脑袋继续点点。




“...不准随便听志宏的鬼点子,也不准....随便的拒绝我。”

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乖乖点头。




Karry咬咬他的兔耳朵尖,忽然搂紧他。

“最重要的,就算我说不要你了,你也不许离开我。”

“......”

“听到没?”




Roy忽然抬头看看他,杏眼微红。




Karry把小兔子的头按回怀里,搂着他打了个滚儿,尾巴磨蹭起Roy的球尾巴。




“好好好,我从来没有不要你......小傻子。...”




原来他的小兔子这么患得患失,傻得要死。




Roy被他黏糊了一会儿,终于小小的安心。

可是高烧对他来说算是大病,本来就是难受的不行,他禁不起这老虎的折腾,没一会儿便推推他,他快被搂的喘不上气了。




Karry又在他耳边说了会儿话,低低的有磁性的声音很好听,很催眠。下床去给Roy沏了一杯蜂蜜水,拿了吸管喂给他喝。




Karry看着咬着吸管的红润的索吻唇,想着过几天这小兔子就能被他剥光光的吃掉,心里暗暗的美。




“等你的伤全好了,我就吃掉你......然后的我的味道就会永远在你身上,谁都不敢再欺负你了......”




再然后你就永远是我的了,鬼点子再多也逃不掉。




Roy没有理会他,喝了两口就扭了过去,缩进被子里睡了。




Karry翻上床去又搂住他的兔子,Roy没一会儿就又变回了毛团子,在暖和和的床里踩踩,窝在一个小坑里又迷糊起来。




Karry不再说话,虎尾去逗了逗那个毛团子,温热的手抚摸起软软的皮毛。




“锵.....”




兔子咬了他的指尖。




—————




这种难熬又禁欲的日子又过了几天,Karry终于到了发情得最厉害的几日,整个人周身都散发出迷人的味道,引得各色动物争先的谄媚。




他在办公大楼里撇下那些往他身前扭动腰枝、让他心烦的几只母狐狸,直接回去找了他还在十八层的小兔子。




Roy正在沙发上吃樱桃看电视,看见忽然他回来,杏眼转了转不动声色的往沙发里侧挤挤。




“源源....”




“你......你要吃嘛!?......Ka、Karry?!.....”




大猫死死的盯着小兔子,把他挤到角落,Roy惊慌的蜷在沙发角落。




从小兔子的齿间夺下一颗小巧的樱桃,Karry在他脸颊上狠狠一亲。




“今天晚上.....”




“唔......”






评论
热度(68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