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 Revoir

六七氏:

标题的意思是再见。




我一直很喜欢法语的再见。直译来说,au revoir是“在再见”,即终有一天,我们能再次相见。


文章有点长,如果您点开了,请耐心看到最后哦_(:з」∠)_






当你迷失在感情的十字路口里时,不妨抛开一切,一个人出去走一圈,然后回来,和他再见。


———————————————————————————————


Au Revoir


FOR:王俊凯X王源


By:六七氏


 


“啊!不好意思…”


 


没想到在这里还会遇见中国人,黑发女孩悻悻地弯下腰,红着脸小跑出了镜头里。王源弯了眼角,摆摆手示意没有什么,稍微放松了一会儿又举起了相机。


 


现在是早上六点零八分,山顶上没有什么人。环形公路向下一圈又一圈,对面是一望无际的海,清晨的朝阳从海面升起,懒懒洒洒铺陈了一地。王源瑟缩着脖子拢了拢围巾,秋末即将入冬,他还穿着开衫,未免单薄。冻得发红的鼻尖抽了几下,随手一抹又按了十多次快门。


 


他在这里等日出等了一晚上,保温杯里的热茶早已见底。他坐在护栏上,黑色的小行李箱就立在他身后,上面贴满了各个机场的托运标签。他一边哼着不成连贯的小调,一边从贴身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到日程表,在最近的一栏开头用笔划到尾,然后放了回去。


 


单反挂在胸前是早已习惯的重量,面朝第一缕阳光开始变得有些刺眼,王源抬手挡在面前,像个孩子一样佝着背,双腿晃晃悠悠跟小秋千似的。他就这么看了一段时间,直到太阳完全升起来后,才拿起手机,上下调整了一番,把大海、礁石、翻涌的浪花全部装进框里,咔擦一响。


 


@王源V:那不勒斯的清晨,与你共同等待过的日出。早安,世界。


 


附上照片刚刚发出这条微博,立刻就有多到爆的转发留言提示消息不停地在通知界面上一条又一条地刷着,他果断选择了关机。


 


 


 


 


所有的一切,开始于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偶像天团TFBOYS在成军第十二年的夏天解散了,是早就预料到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三个人玩得尽兴,粉丝们笑过哭过,还是送上了自己最衷心的祝福。王源退居幕后,安安静静地做起了一个小编曲。大大小小的艺人明星的专辑都参与一两首,没工作的时候就背着相机四处走走,一晃之后能有个三年出头,时光如梭,他算了算,自己已经快要三十岁了。


 


从十三岁到三十岁,并不算太长却已经翻过了整个青春年华,从翻唱别人的歌,到为别人写歌,终已实力问鼎却不再伫立于灯光之下,王源还记得第一次在电脑屏幕前看自己为新生代少年组合写的那首歌的MV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哦,都过去了。


 


会有舍不得,一定会有的,除了喜欢音乐的心情,好像一直都未曾消退过。王源庆幸的,是不论从前,还是现在,他都不是自己一个人。


 


到达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后已经是下午了。第二次来这里,时隔整整五年,他还依稀记得同一地点,能分辨出不同的变化,心境却是大不相同了。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正巧赶上威尼斯狂欢节,不同肤色的人们说着不同语言,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穿梭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他拿着杯子从红酒喷泉里舀酒喝,看一袭白纱的女神从天而降,单反拍了一晚上,没电了换电池,电池都没电了就换手机。热热闹闹地疯玩疯笑,嗓子都快喊哑了,都好像停不下来。


 


那个时候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这样长途的旅行都有王俊凯陪着他,他们举着杯子喝交杯酒,被周围人挤撒了一地。王源从来都不是自己一个人,组合的时候有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解散之后,还有王俊凯。易烊千玺开了一家自己的舞社,还兼职半个编舞老师。只有王俊凯还在继续艺人的事业。最近他刚刚向演艺圈发展,小时候参与过尚格云顿的电影拍摄,而现在是做著名导演的男主角,在西藏拍了好几个月,然后全国各地到处飞。


 


王源换了一张储存卡,把行李箱留在旅馆里出了门。威尼斯是举世闻名的水上都市,贡多拉在大街小巷中自由穿梭,不急不缓,还能同船夫聊聊天。他站在船头适应了好久,才找到平衡的感觉,随着贡多拉的节奏调整镜头。


 


他和船夫用英文交流,但是意大利人的口音很重,大多数他都听不太懂。他跟船夫说他以前是个明星,现在在做音乐,船夫说了一大通,还即兴演唱了一首TRADUZIONE IN ITALIANO。他教王源怎么唱,特别认真,让人没法拒绝,一直到了王源想要到的地方才停下。


 


叹息桥。


 


王源记得这个地方。五年前他二十三岁,组合刚刚走完了约定好的第一个十年,他和王俊凯趁着休假游遍了欧洲,易烊千玺则是和刘志宏去韩国看他偶像的演唱会。意大利的威尼斯是必然要游览的景点之一,而叹息桥更是所有誓言相守的情侣憧憬的地方。


 


是的,他和王俊凯,到现在,交往十年了。


 


上一次来到这座桥下,他刚好二十三岁,王俊凯半开玩笑似的向他求婚,他说好啊,组合解散那天他就答应。第十二个八月六日的晚上他收到了一枚带钻的戒指,而今天,他二十八岁的生日,他戴着这枚戒指,一个人再次来到了这里,展开折叠支架,在相同的地方架着他心爱的相机,拜托船夫聚焦,熟络地在画面里留下了一半的位置,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低下头,像是在祷告,面色庄重而虔诚。


 


午后的阳光穿过古色古香的街道,懒懒地铺洒在他的身上,远方的圣马可广场,群鸽展翅飞向远方。他打开手机,短信,未接来电,微博提示消息喷涌而来,他全都无视了,仅仅是拍下了此时,夕阳下的水城威尼斯。


 


@王源V:叹息桥,TRADUZIONEIN ITALIANO,贡多拉轻轻地摇啊摇,威尼斯,CIAO。


 


上一条地转发留言还在继续,这一条紧接着迅速扩散开来。返回后自动刷新,首页满满的只有一个话题——#全民通缉王源#。


 


他笑了笑,再次关上了手机。


 


 


 


 


出道第一年的时候热门话题也曾有过一模一样的,粉丝希望他们发微博,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TFBOYS红起来的速度不可思议,经常上热门话题以至于招来很多黑子和四叶草们对刷评论,他开着小号和黑子们互黑,乐不可支。那个时候,开始的时候,他们相拥在一起,小兽似的舔舐着彼此的伤口,擦干泪水和汗水再次昂首抬头。当然,没有谁一开始就是坚强的,早早地成名也更让他们早早地明白社会的残酷并不会因为他们是孩子而手软,他委屈,难过,因为明明没有做错什么。


 


后来,后来长大了,有实力,有底气,骨子里也一天比一天硬,Boys到Men,蓦然回首,原来青春已经早早地走过了,他们也早早地成熟起来,随之早早地结束了。


 


带不走的别留下,留不下的别牵挂。王源和王俊凯的家里有一个资料室,从第一年出道开始所有的EP、专辑、杂志、海报、采访报道,等等等等,全部收录在一起锁好。他们很有默契地没有去翻看,但是每次都会细心打扫干净。解散之后,易烊千玺回了北京,他们留在重庆,买的别墅,后面还有一大花园,养了一只狗一只猫,但因为太忙,都送人了。


 


巴黎的冬天,刺骨的冷。王源终于脱掉了开衫,换上长长的风衣,黑色的围巾有点旧了,但比新买的暖和。街上下着来得快,去得也快的大雨,本不是个适合出游的天,他还是撑起了伞,踏着坑坑洼洼的积水,一遍又一遍地哼唱起不知名的小曲儿。


 


卢浮宫侧门隔着一条马路就是塞纳河,情人锁桥的桥面上,木板踩起来嘎吱嘎吱地响。满满两条网状扶栏的挂锁,他撑着伞,在瓢泼大雨里仔细地找着他们五年前来挂的锁,但很可惜已经找不到了。那天也是下着这样大的雨,他们不怕凳子上全是湿的直接一屁股坐上去,王俊凯搂着他的肩膀,只撑着一把伞,让路人从后面给他们照了一张伞沿淌水堪比水帘洞的照片。


 


在这样大的雨里找到一个像他一样出来晃悠的路人并不容易。等了好久王源才终于逮住一个,是位老太太,白色的大衣,戴着一顶红色的苹果帽。老太太有点耳背,又不是很懂英文,他讲了好久才讲清楚他希望怎么去拍这样一张照片。同样大小的画框里,他左手握着伞,只打了一半,留下另一半,空荡荡的,害他打湿了整条衣袖。


 


老太太好心地递给他纸巾,她说,他和她的孙子年龄相仿,所以相当亲切。她问你是不是在等人,今天雨很大,如果你等的人不能来,就换个时间,下次吧。


 


王源愣了愣,然后摇摇头,说不行,过了今天,就没有下次了。


 


是吗,那真可惜。


 


就算是下雨,街边BAR还是会把桌子摆在外面。王源随便找了一家,坐在角落里,点了一份焦糖布蕾,和一杯热巧克力。雨水打在透明的塑料挡棚上,噼里啪啦,大自然的乐章就在耳边,此起彼伏地奏响。


 


没有工作,不谈感情,一个人悠闲的一天,难得的时光,却好像早就度过了无数遍。他翻看着单反里的照片,想了想又对着吃了一半的甜品来了一张。热巧克力没有放糖,和布蕾的味道融合得刚刚好,他闭上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诶,你看到今天的消息了吗。”


 


店里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有点激动地说:“王俊凯,就是最近刚上映的那个电影的男主,超帅的,据说失踪五天了。”


 


“哦,我知道他。”另一个女孩儿一拍桌子,更激动地高了个八度,“还有王源!我还以为他们私奔了呢,你知道前天刷出他的消息的时候我有多激动吗!”


 


“啊…小时候我还追过他们的行程呢,就TFBOYS那会儿,啧啧啧,特喜欢凯源来着。”


 


“我记得你那时候还说什么…要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你就一辈子不结婚。”


 


“…哪能啊。”那个声音顿了顿,说,“但是他们在一起的话,就感觉整个青春都圆满了。”


 


王源偏过头眨了眨眼睛,沉默许久,然后把零钱放在了小碟子里,没等服务员来收便离开了。


 


“现在微博首页新刷的话题是‘帮王俊凯找王源’…都是在欧洲,我们要是也能偶遇一次就好了。”


 


“小心被当做私生哦,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源发微博了王源发微博了!卧槽…卧槽!真的在巴黎?!”


 


 


 


 


@王源V:我还记得那年和你并肩走过的桥,听过的雨,还有掌声和欢笑拼凑而成的梦…你在哪里?


 


 


 


 


有人说,初恋是柠檬味的,酸涩大过甜蜜才是现实。王俊凯和王源,曾经被以无数形式,在无数的地方提过无数次,王俊凯单飞之后的第一张个人专辑的主打歌是王源写的,歌词是他自己填的,这首歌王源写了七年,修修改改挑挑拣拣删删补补,成为了王俊凯每场演唱会的必唱曲目,压轴,安可,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曾经的,现在的,甚至未来的粉丝眼里。


 


所以王源这个名字一直没有被大家忘记,或偶然,或强硬,一次又一次或醒目,或随意地不断被打上各种不同的前缀面向大众。王俊凯说他不该就这样退后,不该就这样消失,他可以作为前TFBOYS的成员,作为暖男,国民弟弟国民儿子,作为著名创作音乐人,被更多的人知道,记住,拥有更多的机会,做他喜欢的音乐,因为这也曾是他们最初的梦想。


 


但他真的累了。


 


漫步在布拉格的广场上,王源忽然就想起了很早的时候,他听王俊凯唱过的那首布拉格广场,一小段,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他不记得歌里具体唱到了什么,此时坐在电车上,街道两旁尽是风格迥异的建筑,阳光并不会给冬天带来多少暖意,但至少美景会暖起一颗疲惫不已的心。大大小小卖水晶的店铺,他一家一家地逛过,还买下了一个顶着珠子的水晶螃蟹胸针。伏尔塔纳河在查理大桥下湍急而过,古老的雕塑各有不同,他又换上一张新的储存卡,咔擦咔擦地拍个不停。小贩热情地推销着不是太需要的东西,他一边看一边慢慢走过这座不算太长的桥,又回到了旧城广场。


 


他终于想起来了,那首歌是这样唱的。


 


[我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


 


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


 


他松开掌心,任那枚胸中扑通落进池子里,速度太快,他甚至没有听到入水那一瞬间的声音,自己的愿望,还来不及许。


 


人们说,在旧城广场的角落,随便一家露天咖啡厅里点上一杯咖啡,然后等夕阳沉没,可以让人想起很多。王源有很多丰富的回忆,多到一个傍晚并不够品味全部。但是现在,他摆弄着相机,脑海里却空空的,什么都记不起来。走马灯般播放的片段,更多的是一个人的家,漆黑的客厅,冰冷的床单,和蜷在膝盖边摇尾巴的大金毛。电视青白的灯光上时不时可以看到爱人的脸,但他们中间隔着这块玻璃,就像隔着整个世纪。


 


这样的问题早该料想过。一旦身份出现了差别,生活也就不胫而变。王俊凯很忙,很累,通告排的很满,每次回家的次数都非常有限。他懂,他理解,所以一桌子菜做到一半就这样放凉他习惯了,发烧烧到天亮等有力气自己去医院他习惯了,守着节目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他也习惯了。


 


习惯了,也就麻木了,麻木了,也就这样了。


 


六点整,天文钟上耶稣十二门徒的木偶轮流出来报时,死神牵动铜铃,钟鸣响彻天际。王源呆呆地看着夕阳一点一点地下去,随着最后的钟声消失在了一望无垠的边,马车载着好奇的游客从他身边走过,入夜的布拉格像一座精灵铸造的城,孩子们嬉闹着跑向自己的爸爸妈妈,王源站在人群中央,眼泪在某个瞬间突然就落下来了,啪嗒啪嗒掉了一地。


 


“…王俊凯…”


 


你到底在哪里。


 


 


 


 


@王源V:童话的最后,王子都会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对着布拉格的许愿池许愿,心里想的只有你,只有你。


 


 


 


 


Au revoir.


 


 


 


 


“Rrrrr…”。


 


家里还是和十天前走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变化,王源把行李箱随手扔在玄关,换了鞋子直奔二楼卧室。


 


此时是北京时间凌晨三点四十。手机还在不停地亮着,上百条短信和未接来电,上万条转发评论的通知,他都扔在了床头柜上没有理会。和冬天一样冰冷的床,他缩在边缘头靠着墙,和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




好累啊…他轻轻呵出一口气,搓了搓手。一个人走了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很多地方都修过了,要找到五年前他们合照的地方真不容易。每一张他都留下了一半的位置,他想,可能未来有一天这一半的位置会被补上,也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王源啊王源,你真傻。


 


“啪嗒”。


 


大门开了又关,王源睁开眼睛,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略做停留,然后慢慢地上楼,和他的心跳扑通扑通地融在了一起,不急不缓。


 


他听到卧室的门开了又关,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耳畔的轻喘还未平复,带着阵阵风尘仆仆而归的气息。拢在他胸前的双手越收越紧,越收越紧,他用微凉的嗓子开口,说对不起。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知道自己掀起了一场怎样人心慌慌的闹剧,他知道身后的人有多担心,他也知道,这次他是多么地任性。


 


“对不起…”他抽了抽鼻子,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


 


“…王俊凯…我只是…太想你了…”


 


王俊凯拼命地摇头,没来得急刮的胡渣刺得人有些痒,他一口咬在了王源的肩上,痛得他倒吸了一口气。


 


他说王源儿,我们结婚吧。










我好想你啊,我真的好想你,我想你用低哑的嗓音唤我的名字,我想你用所有的温柔让我溺死在你心里,我想你,想你陪我一起从那不勒斯到巴黎,想你和我一起在许愿池许下自己的心意,我想你,想你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亮世界时,亲吻我的眉心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想你,想你,用尽力气克制自己地想你,想你,想你。


 


我真的好想你。




 


 


 








 


2030年2月14日,一条微博在发出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迅速占领了24小时热搜榜。


 


@王俊凯V:千里之行,后会有期。谢谢,我爱你。@王源V


 


配图是牵在一起的手,无名指上的钻戒闪闪发亮,背景是那不勒斯的朝阳,一望无际的大海,浪花轻舐礁石,翻覆着涌向远方。


 


@王源V:啊…嘿嘿,我也爱你。//@王俊凯V:千里之行,后会有期。谢谢,我爱你。@王源V


 


 


 


 


“诶,千玺,谁的明信片?”


 


易烊千玺抬起头,看着刘志宏若有所思。“怎、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我们明天去旅游吧?”


 


“啊???突然发什么神经!”


 


他指着王源寄来的用两人的合照做成的明信片,最后一行字这样写道:


 


 


 


 


我用一次长达十天的旅行,找回了一场坚持十年的爱情。


 


 


 


 


————FIN————



评论
热度(144)
  1. 六七氏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