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

故事发生在秋冬,文字也如冬日暖阳一般铺洒

橘子:

B站看狗简直爽翻,段子手我给你们跪了


以及昨天有没有泪目呢QAQ


初心


一直在,一直写,一直爱


(试试写写大哥追一哥哒~希望你们喜欢。)


--------------------------------------------------------------------


1


操场稀稀拉拉一些人,脸上表情都不耐烦,大学生体能测试实在让人叫苦连连,顶着九月没有消散的余热,大一军训刚过后就要跑步,女孩子们扎堆抱怨,男生们瘫脸刷微博。


王源手撑膝盖深呼吸几口,直起身子,导员走过来,大家围上去。


是分组,分好组就可以跑步了,先50米后800米,跑完一项就可以进行下一项。王源踮脚瞅了几眼,按报名先后排,自己在前面一些,扭扭手腕脚腕做热身。


五人一组,哨声一响,王源卯足劲儿冲过终点,小组第一个,班里同学惊异的欢呼被甩在身后,王源紧了紧因为惯性冲出去的步子,扯领口呼扇风,阴凉处站着班里的女生,看到这一幕,你推她她推你不好意思嘻嘻哈哈。


没怎么在意,王源过去报了名,到对面起跑线那里准备八百。


开跑以后,王源缓了步子准备长久作战,半圈下来,正在均匀呼吸,忽听得五十米起跑处跟随哨声而来,一阵欢呼。


“哟吼------”


眯着眼看,对面冲过一个人。


五十米短跑,起跑劲儿很大,对面那人速度极快,能甩出第二五米多,正对着王源,头毛飞扬,宛如一只狂奔的火鸡,这画面太过突然,还没反应过来,就看那人一张一合嘴型由远及近。


“-----你------”


声音悠长,王源慌忙往旁边撤,无奈晚了一步,火鸡扑通撞过来,两人一起仰面倒地。


王源捂腰龇牙咧嘴站起来,好疼啊!


那人揉着屁股,踮一只脚哎呦哎呦。


“我说王源,你咋不让开啊。”


“我让了啊,你跑这么快,躲不开好么。”


班里同学都跑过来看情况,几个小女生凑上前,“王俊凯你没事吧。”


火鸡小虎牙漏在外面,嘶嘶吸气,回答着没事没事。


王源揉好腰活动筋骨,望着远处八百米起跑线,得,白跑了,哎呦我去,真疼。


火鸡叫王俊凯,和王源同班,隔壁宿舍,因为刚开学还不熟悉,两人没什么交流,加之有些其他原因,今天这么一撞挺尴尬,王俊凯抬眼瞅了瞅,走上前。


“不好意思啊,对不起了,你没事儿吧。”


王源摆摆手,撑着腰到旁边树荫下坐着去,看远处王俊凯站在操场中间,身边围一群人,他扯嘴角笑,在热烈阳光照耀下发亮,像一个小太阳。


没来由不舒服。


王源用手拨拨刘海,哼了声低下头。


2


睁眼时候天微亮,按开手机,王俊凯被忽然亮起的屏幕晃了眼,皱眉看一看,凌晨四点,翻身随手搂抱一坨被子,脑海里浮现出那张脸。


军训时候比别的男孩子白好多,眼睛大大的,下巴尖,但弧度自然优美,咧嘴笑就特好看,这么一张脸会美丽过分,偏偏王俊凯见过他露眉毛,一下子敛得面容英气锐利。像那日急速冲过去捕捉到他惊恐表情,给有些平稳的个性多那么点点缀,不过很快清淡气场又挺压人,像一颗薄荷糖,是甜还是凉。


好像能尝到。王俊凯在夜色里舔了舔唇,惊觉很傻,又没好气闭眼。


是从刚入学就喜欢王源了,王俊凯很坦诚他是外貌协会,尤其在好看外貌下个性居然分外诱人,越是淡淡的越让人想接近,你说看那张面无表情的精致小脸因为自己明艳生动是不是很舒心。


光想一想就睡不着了。


嘴角始终挂着笑都感觉不到酸,熬过了外面渐渐亮起来,对床刘志宏看到神清气爽站在宿舍当中间咕嘟灌柠檬水的王俊凯瞪眼。这厮不是赖床么,军训时候光叫他就要五分钟,蒙个被子皱眉,一张俊脸分外有魄力,扯他被子,手都颤抖,生怕这人醒过来分分钟揍我个半身不遂,今儿是怎么,自主早起不说,面朝朝阳满脸金光几个意思。


王俊凯似乎感觉带着疑惑射来的眼神,他勾起单边嘴角一笑。


“今天起,我要与单身告别,迎接崭新未来。”


呵,又是,刘志宏翻白眼打个哈欠,“追王源?”


“你咋知道!”


“大哥。”刘志宏踢开被子下床,“你每天都要嘀咕八百遍的好么,以及你体能测试那天故意要换跑道去抱人家结果诡计未得逞还撞了个心肝脾胃疼也是很拼了。”


王俊凯倚靠桌子抱臂,沉着眼神。


他不说话时候唇线很直,薄薄的紧闭,桃花眼形状纤长,睫毛一铺,眸色笔直望过来,又好看又惊人。


刘志宏吓得晨起一泡尿直接要喷涌,赶紧扭腿跑开。


“大哥我支持你!我是你永远坚挺不倒的后盾,是你满身伤痕归来的港湾!”


“滚蛋。”


“好的男神,没问题男神!”


王源收拾好已经快迟到,他随手扣顶帽子背起书包赶紧出门,那绿色大包上面写一个大大的ROY,字体好看,颜色突兀却不显浮夸,因为脚步匆忙里面当啷当啷直响,王源低头手指不停按动发微信,进了教学楼也没停下来,直到匆匆赶去教室门口,他顿住步子把手机扔进兜里,悄悄推门。


全班齐刷刷看过来的目光。


王源尴尬耸了下鼻子,和讲台上老师打招呼表示抱歉,就走进来找座位。


随着他步伐班里又暗暗地齐刷刷惊呼,给他吓一跳,脚步顿在黑板前的过道。


大家眼神里有调笑,前排几个哥们儿挤眉弄眼示意他看后面。


目光越过一排排人看过倒数第二排,王俊凯笑着抱臂坐在那里,勇敢回望,四目相对,王源明白这调笑从何而来。


他两今天穿着一模一样的衬衫!


王源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没完了是吧,刚开学就光明正大说喜欢自己,没事干来宿舍骚扰一下,体能测试还装个满怀,现在腰都疼,这衣服又是从哪里搞到的。


王俊凯遥遥微笑,看王源咬牙切齿站在那儿不动了,他挑眉,挺得瑟,伸手指自己前面的座位。


站在那里也不是办法,老师还在讲课,班里几乎座无虚席,拖步子走到后面,才发现王俊凯大长腿伸得笔直,脚蹬着他前面那个空座位。


王源直视他,意思我怎么坐。


王俊凯腿一撤,椅坐弹回去,扔过来一包面巾纸。


“给你占得。”


理直气壮,眼神里一切尽在掌握。


王源没再看他,自己掏出一包湿巾擦了擦坐下来。这还没完,掏着书身后那人凑近,声音低低沉沉在耳边说王源,腰疼么。


屁股朝前挪,王源承认他耳后被那个声音带着温热打得有点麻,没搭理,一双手就抚到头顶,揉乱了发旋。


“你到底要干嘛!”王源压低声音冲王俊凯凶巴巴问。


“你头发上有东西。”那人露出虎牙笑容真挚,眼睛一眯尾稍轻佻,说不出的韵味。王源赶紧回头,把书轻轻摔到桌上表示愤怒。


挺嫌他烦,如果是热烈追求,倒是会被打动,但王俊凯的追求,带着挑弄成分,总模糊不清让人难受,王俊凯长得好看,院里很多人要他电话想接近,说不心动那是假,可每每看到他挑眉笑起来,总勾着心里格外恼怒,像一个城市白茫茫罩起的薄雾,带着如同生命的特质鲜活在你周围流动,可就是抓不住,自己看去,视野里全是迷蒙,什么都不清晰,什么也不透彻,心里悬着动荡飘渺,惶然难耐。


不想知道身后那个人现在依旧是微笑还是盯着自己,王源感觉后脑勺发烫,只能尽力往前坐,细微扭动身躯不想正当当和那人一条水平线。


“你怎么坐在两个椅子中间缝隙上啊,来,往过挪一挪。”


该死的声音,王源紧闭眼睛咬牙,其实想恶狠狠回头,可无奈小脸软软看上去全然没有攻击性,倒像是嗔怪。


“怎么,要你管,坐在缝隙上不卡蛋晓不晓得。”


王俊凯被萌一脸,嗓子眼里低沉地发出咕噜噜笑声。


周围全是蓄势待发眼里冒狼光的女生,手机角度调好就等着拍照,嗷嗷嗷情侣装!小受傲娇小攻宠溺,两人颜值报表,嘤嘤嘤配一脸。


啊-------大学生活真美妙。


王源伸手扶额,咬了下嘴唇无言以对。


3


“男神------”


刘志宏双手抓着王俊凯胳膊晃啊晃,口水要流下来了。


“放。”


“男神给我划划重点嘛好不好好不好。”


期中考试要来了。王俊凯连续一个多月尾随王源去图书馆上自习,低头看看书,抬眼就是远处小家伙精致侧脸,睫毛卷卷长长,隔老远距离都能感觉到那细密纤弱的抖动,呼扇着眼里苍穹星辰。


身心愉悦,学习进步,谈恋爱真是美事。


王俊凯摊开专业课书,大笔一挥给刘志宏刷刷刷划重点,边开口问,“你坐在王源后面,还复习什么。”


“男神怎么能这么说,我是不劳而获的人么,我对知识充满敬意。”


“哦,那这样到时候咱两换一下座位。”


“诶?。。。不不不------男神啊------”


“嗯?”


刘志宏膀胱一紧,后背凉风,“好好好。”


所以当王源进了考场都要摔书了。这厮怎么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神通广大四通八达啊!


发射光波朝靠窗户嘟嘴的刘志宏,对方摊手,怪我咯。


王俊凯杵着下巴笑容灿烂,“来,坐吧。”


铃声一响就开考了,王源头也不回朝后甩过一厚沓试卷,手指传来凉凉触感,惊慌失措松开卷子往回撤,怎么也挣脱不开身后那人的手。


试卷哗啦啦掉一地,全班都看过来,王源脸登时通红,哎呀小声叫嚷一句,低头要捡卷子。


王俊凯不顾监考老师疑惑眼神,紧了紧力道,直接包住王源整个手掌。


是的,和想象中一样绵软光滑。


凑近那个恼羞成怒的家伙,王俊凯舔了下唇。


“一会儿借我抄呗。”


王源没说话,斜着身子很别扭,还在使劲挣扎。倒是激起王俊凯的控制欲,他更用力,“借不借。”


“。。。松手!。。你。。借你还不行么。。。。”


心满意足放了手靠着椅背看那人脸蛋红彤彤,王俊凯懒洋洋用笔磕桌子,哒哒哒特别嚣张。


王源一肚子气根本不想搭理他,开始还好,考到一半凳子就不停晃,身后那家伙大长腿支过来,踢着凳子特有规律。


王源重重挪了一下以示警告。


那人怎么会听,踢得节奏变本加厉。


终于是忍不了了,王源站起身把凳子一踹,拿试卷就走到第一排空座位,把全班同学和两个监考老师吓了一跳。


耳根清净,世界太平。


顺畅答到最后大题,有点难,王源手指戳着侧脸在想怎么做,王俊凯从后面走过来。


本能一哆嗦,就看那人把卷子交上去,回头嘻嘻一笑,很亲昵用手拍了拍王源脑袋。


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大家听得到。


“宝贝你乖乖做嗷~”


说完双手插兜头也不回潇洒而去,全班静默数秒后齐齐压抑着笑声,几个小姑娘兴奋跺脚,监考老师赶忙敲敲桌子,安静!肃静!严肃考场纪律!,边偏头留恋着王俊凯的背影。


“这届学生真不错啊。”


马格机!王源又羞又气手发抖,老子二十多年都没被叫过宝贝,你给我回来保证不打死你,不给你抄就是对的!


也不知怎么熬过这场考试,总之一周后成绩下来,王俊凯名字赫赫然第一位,压得王源两个字瞅上去扁平扁平。


那人把成绩确认单轻飘飘放到王源面前。


“来吧宝贝签字确认。”


王源咬着牙,大笔一挥在王俊凯后面的框框里力透纸背三个大字:王八蛋!


4


初冬清晨起了薄雾,校园像是浸在水里,潮湿发凉。王源翻出外套穿好出了宿舍门,王俊凯依靠在楼梯拐角处玩一个打火机,阴天昏暗,看不太清,把王源吓了一跳,看清了才没好气骂一句。


“你有病啊。”


王俊凯今天套了件风衣,肩宽背直撑起来特别好看,笔直的长腿下面蹬双短靴,一只脚撑地一只脚踩着墙,眼神沉下,跟着骤亮的明黄火光闪烁。


他是真好看,骨子里有招人的邪气。


把打火机灭掉扔进衣兜里,王俊凯走过来,眸子透亮神色锐利,在阴暗中像一直瞄准猎物蓄势待发的鹰。


王源有些害怕朝后退了一步,梗着脖子说,你你你干嘛呢。


“我等你。”


王源撩了下头发要下楼,嘀嘀咕咕,“等我干嘛。”


被王俊凯伸手一带,就跌进怀里。


“你放开行不行啊!”挣扎着要出来,王俊凯是发了狠,手指间力道惊人,紧紧桎梏怀中人动弹不得。


王源感觉出他今日的不同,心虚不太敢动了,就听见那个低沉的声音贴近耳朵,每个字都卷着磁性带着叹息钻进耳朵里。


“你怎么就是不喜欢我。”


王源一哆嗦,很快被捕捉到,王俊凯唇直接贴到他耳朵上,把微凉的耳垂迅速染个滚烫,他伸舌头一舔,王源身体立马流窜起一阵热浪。


那唇开始游移到侧脸,间或轻轻嘬一下,带着若即若离的吸力,湿漉漉滑到嘴边,王源很清楚对方在干什么,可清楚不等于清醒,他脑子有点模糊,眼睛所观的一切有暗变无,只剩下唇角的触觉,和倾压而来烟草与薄荷混合的味道,蛊惑神经,在冷热里沉沉浮浮。


本能就要抬手去环住王俊凯脖子,因为不找些什么支撑,腿要站不住了。


王俊凯鼻息间几不可闻哼了声,没有戏弄,是不由自主的满足,他认真看着眼前王源频繁慌乱地眨眼,呼吸急促,嘴唇开始颤抖,在昏暗里格外明艳,那唇形真适合接吻,贴上去大概会张开吧,里面是什么样,清甜柔软对不对,真是朝思暮想。


王俊凯瞄准了要移过去压上。


隐秘角落和阴沉光线本来就会激体内躁动因子,好像一刻都不能忍。


王源闭上眼。


几毫米了呢。


“王俊凯--------”


轰-------


两人被倏然想起的喊声惊了回来,王源才发现自己动作多么不合时宜,他慌乱撤下胳膊,王俊凯咳了几声回头看楼梯下面已经僵直的刘志宏。


“你干嘛!”


刘志宏受到了惊吓,久久反应不过来,我看到了什么,这两人在接吻?


那我干了什么,坏了男神的美事,完蛋完蛋要死要死,哦妈妈我还没有交到女朋友,我还没有到世界各地环游,我还没有结婚,爸妈啊孩儿不孝,撇下你们-------


还没等哀叹完,身子被跑下楼梯的王源一撞,转了四五圈。


晕晕乎乎指着那个犹如火箭炮发射的背影,刘志宏张嘴阿巴阿巴。


王俊凯闭眼深呼吸压抑怒气。


“老子跟你没完。”


王源盘腿发呆,手指戳屏幕上的游戏,脑海里全是早上那一幕,阴暗的楼梯和王俊凯的吻,脸上还有余热在蒸腾,怎么就不争气腿软了,怎么就唯唯诺诺不推开。


怎么就-------


没吻上呢。


亲上去感觉会不错吧,那么薄的唇,还有眼里热烈燃烧的炙热。


王源赶忙摇摇头伸手拍脸,想什么呢!他那人整天不正经,瞅他就不烦别人。


把手机一摔王源跌进软乎乎的杯子里,埋头发呆。宿舍门被撞开。


“------王王王-----”


直起身子看着气喘吁吁扒门框的刘志宏,王源有些不好意思,这人上午看见那一幕了,不过现在情形不是娇羞时候,王源伸手指自己。


“找我?”


“源源源你你你快去看看-----王俊凯喝多了在后街跟人打架了------你快去看看!”


王源腾地站起身子,又捏紧拳头坐下来,缩进被子里。


“不就是打架么,有什么稀奇的,叫我有啥用。”


刘志宏瞪大眼睛蹭进屋子。


“王源啊------”


“哎呀没事,放心好啦他能有啥事,他就是有啥事跟我啥关系---安啦----”


三分钟后。


王俊凯看到对面一团白色飞奔过来,穿越下起的夜间小雪,跑近了才看清,是王源,头发乱糟糟,脚上还穿着拖鞋,身上裹着白色睡衣,着急冲向自己。


“哪受伤了?怎么回事?多大人了还打架?谁打你?咋打起来的?人呢?”


连珠炮嘟噜噜,手还紧抓王俊凯衣袖左看右看,棉拖鞋蹭地沙沙响,在昏暗路灯下他大大眼睛里全是亮,眉头皱着嘴角向下,喋喋不休。


王俊凯憋笑,大咧咧伸开胳膊给王源看。


可劲儿打量几眼发现风衣还是一如既往整洁平展,脸上也没伤。


“怎么?---”王源瞪眼满脸疑惑。


王俊凯扯起笑容,虎牙明晃晃,挑眉毛,一副你自己看啊的表情,不能更得意了。


王源终于反应过来,哪有什么打架!


后退几步颤抖指着眼前人,“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王源转身就要走,委屈跟愤怒交织,感觉自己像被捉弄的小丑,真心实意都供王俊凯找乐子。


追我?喜欢我?去你个蛋蛋。


拖鞋踢踏踢踏很别扭,地还滑,王源努力迈开步子,没走多远,就被收纳进一个宽阔怀抱里,背后一热,身子停了下来。


王俊凯从后面,撑开风衣,把王源紧紧搂住。


“对不起,源源,对不起。。。”


本来是开个玩笑想见见他,没想到这人就穿着睡衣跑出来,看到那个身影从一盏一盏路灯映衬的远方,载着雪花跌跌撞撞跑过来,一颗心像浇了热糖水,不管是在楼道里不由自主的王源,还是认真担心自己的王源,都那么动人。


能喜欢你真的太好了。


“对不起,天这么冷,还下雪,让你就这样跑出来。”王俊凯手插着兜透过衣料附在王源身前,腾腾的暖意。


像一个温吞吞的小天地。


王源卸了疲倦心里空荡荡,那时候在宿舍,刘志宏一走自己就腾地起身,衣服也没换想着王俊凯可别出什么事,急吼吼跑下来也不管学校里来回行人怎么看,一向冷静理智面不改色怎么就因为这个烦人的家伙崩溃瓦解,总是无法控制。


在雾霭笼罩的惊恐里没有出路,看不清天地,看不清真实的自己。


王源向后缩了缩,被搂得更紧,怀抱里还是好闻味道,和那人的呼吸划过脸颊,因为王俊凯比王源高出了半头,他下巴戳在王源肩膀上,侧脸紧贴脖颈,用皮肤感受到脉搏的跳动,年轻有力。


偏头唇就贴上了光滑的颈间肌肤


在路灯下,紧紧搂抱的两个人,和天地飞扬的雪花,浑然而成一个整体,初冬夜晚凉薄的风,和隔绝晚风那个温热的吻。


5


王源蜷缩在沙发里看床上扯下毛衣的王俊凯。


头顶是幽幽暗红灯光,那人解开衬衫,王源随着动作呼吸一窒,就看到线条分明硬朗的肌肉暴露出来,连接着人鱼线隐到牛仔裤下,王源特没出息咽了口水。


王俊凯笑着起身。


“你你你别过来啊我们是纯洁的----”


“想什么呢。”


给他扔过去衬衫,王俊凯扯过毛衣套到身上。


“一会儿把湿的睡衣晾起来,我把贴身衬衫给你。”


好意思说,我这是为了谁!大晚上跑出来,宿舍楼门锁了回都回不去,王俊凯你是不是故意的!


王源想到刚才前台那个姑娘看到自己穿成这样跟在王俊凯背后,两人要开房,姑娘眼睛里的光芒,脸颊飞起了红晕!


追这么久腐漫,可算让老子见到三次元活物了。


所以王俊凯挺无奈,“标准间没有?”


“没了!”姑娘确定一定很笃定。


“那大床房吧……”


“没问题先生,身份证先生,请您稍等先生!”


“呃。。。那个,是大床房,不是水床房。。。”


“啊?哦。嘿嘿嘿嘿嘻嘻嘻嘻不好意思先生我。。。太激动了。”


王源站在后面无声饮泣,有什么好激动啊。


也就不忍回想两人上楼身后留下姑娘激动地尖叫,“昂昂昂我跟你说-----真的!-----小受还穿的睡衣啊啊啊啊------”


受你妹!你全家都是受!!!


王俊凯看着沙发上小小一团,怪了,平时站起来清秀笔直,怎么往那一缩就特显小,软软的样子。


“怎么不换?我帮你?”


果然又脸红了,王俊凯大大满足,刚开学清清淡淡的家伙,其实很可爱,你看现在羞羞愤愤多好玩。


“你就拿穿过的打发我啊。”


“放心吧今早刚换的,乖,穿上吧。”


“那我没裤子啊。”


“裤子就别穿了。”


“………”


所以王源夹紧双腿缩在被子里,王俊凯衬衫穿起来大一号,下摆可以垂到大腿,松松垮垮,纽扣系到最上面也会垂下锁骨。


居然就这样在外面过夜,衬衫上薄荷香气若有似无钻进鼻子里,王源凑到领口闻了闻,被洗澡出来的王俊凯逮个正着。


头发都没擦干就凑上来。


“喜欢啊,别闻衣服呗,真人在这儿呢。”


王源咬牙推开湿漉漉毛茸茸的脑袋。


“你去擦干,会感冒。”


“王源儿你是关心我的吧。”


不关心能落得现在和你共处一室无家可归的地步?


“王源儿你是喜欢我的吧。”


并……..不…….


王俊凯草草呼噜几下头发,钻进被子里,他没有来闹王源,只是靠着枕头自顾自说话,“你怎么就不喜欢我呢,我从开学追你,到现在,这么久了,你明明在意我,怎么就不喜欢我。”


“我不是不喜欢你。”


“嗯?”


“王俊凯。”眼睛亮亮的,王源转过身子面对他,“你当真喜欢我么?我觉得比起追我,你逗我更多,一点儿也不真诚。”


较真起来像小孩子。


王俊凯笑出声,胳膊伸长搂过眼前略有不满的家伙,他很乖没反抗。


“喜欢的方式不一样,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才想逗你,想看你更多更多样子,想更接近你了解你。”


“王源你知道么,我手机里有很多你的照片,军训时候,你上自习的,上课偷偷睡觉的,各种各样,我打听你爱听的歌,自己下载,每个晚上都听,学着唱,你常穿的衣服,我都一件一件记得,去店里买一样的----不是变态啦你别瞪我。”


王源大大的眼睛弯起来噗嗤笑了。


“就是想说,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每一天每一天都想,我想把我世界的另外二分之一,全部交给你。”


不感动是假话,王源眯眼没有说话,撤出了那个怀抱,盯着眼前人。


这双眼里可以有势不可挡的豪气,也能有缱绻细密的温情,看几眼会被勾走。王源凑上前在王俊凯嘴角啪嗒印了个吻。


“睡吧。”


如果聪明的绵羊,落进狼窟里是要乖乖待宰,不聪明就蹦跶等待更早被拆吃入腹。


王俊凯被这个吻撩起感觉,何况一张床,王源穿着自己的衬衣,想想就可以窜热气的事情在眼前真实发生,王源白皙锁骨随呼吸在领口若隐若现,干了的头发蓬松垂下乖巧非凡,眼里潋滟清波水汪汪。


王俊凯发狠一扯被子把两人蒙住,黑暗铺天盖地而来。


王源吓了一跳,扑腾着说你干嘛。


不动还好,一动热气翻滚,王俊凯伸手摸索着按住王源大腿,咬牙让自己忍住别摸,手指微微一移动就探到了衬衣,如果掀开在顺上去----


“王俊凯…”那人显然被吓住了,声音都开始发抖。


别勾我了!


王俊凯喘气在黑暗和热浪间探寻,借助两人扑腾开从被子缝隙漏进的光,准确无误找到王源锁骨处,一舔,换来身边人一阵嘤咛颤抖。


王俊凯喜欢这个感觉,手上使了力压住王源,也不管那人惨兮兮说别在这---


朝着锁骨吻下去,用虎牙轻轻咬,留一个暗红痕迹。


“会被看到---”王源始终没推开那人的头


王俊凯哼笑一声。


“就是要人们看到。”


6


天气转凉,可以穿上羽绒服了,晨起已经没有雾,只有金灿灿的阳光穿越冷肃空气漫不经心照过来,白天变得很短,日子就好像快起来,王源给日历划对勾,一学期匆匆忙忙,很多东西也在时光流逝里隐匿着改变,想起和王俊凯一起过夜那天,虽然后来只是在那个怀抱里带着吻痕沉沉睡去,也始终没做什么,回来被舍友看到嘲笑了许久,好像从此以后有东西发生变化,自己也不再躲避刻意弄清楚这段感情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王俊凯的温柔从强烈变成厚重,是浪花涤荡之后沉沉的积淀,不会被看到,却一直在心间。


抛开浮夸炫目的光耀外壳,原来这份喜欢有实诚坚硬的内心,是天冷加件衣,午后暖暖热咖啡,每天都会唱的情歌,成了习惯,哪天没有就格外不舒服。


就连勾起嘴角时候的挑眉,不知何时有了浓浓宠爱。


这么想着,王源有点思念那家伙,最近被选到实验室,忙得很,两人好久没见面。走出食堂路灯下面有接吻的情侣,王源吐舌头避开走,脚踩雪地嘎吱嘎吱,哪天和王俊凯一起去买双鞋吧,买完还能看个电影,晚上去吃生煎,馋了好多天,这次一定要让王俊凯给买糖炒栗子,想到那人嫌弃看着双手剥栗子黑糊糊就觉得好玩。


不由自主笑出声。


被身后一个小姑娘扯住衣服。


“王源么?这个给你。”


那姑娘是陌生面孔,从来没见过,王源有些奇怪接过姑娘递来的卡片,上面有好看的楷体字,写着:源源最喜欢听董小姐,每次都要跟着唱,闭眼睛很陶醉。字迹下面画了两个小汤圆,胖乎乎堆在一起特别可爱。


王源问姑娘这是什么?


姑娘摆手,笑嘻嘻跑开了。


疑惑把卡片收进衣兜,没走几步又有陌生人递来同样一张,汤圆没变内容变了:王源有起床气,但是这个坏孩子只把气撒给我,也是没办法。


好像能明白这是什么了,王源快走几步,热水房的大爷要锁门,见他走过来笑眯眯拉住,把卡片塞到王源衣兜:


王源秋天的一件棒球服,被我抽烟不小心烧了个洞,这家伙一周没理我%>_<%


还说呢,想起就来气,王源看着卡片哭笑不得。


同院的学长迎面过来,大咧咧伸手拿卡片,“王源,给你的。”


“王源说他想养狗,我两悄悄在他宿舍养了一只泰迪,被宿管老师发现给了批评处分,狗狗最后归我养,每天铲屎真的好累。”


兜里已经积了好多张,王源像故意的一样,没按原计划回宿舍,钻进另外一条树荫小路,路灯昏昏黄黄,四周无人,王源环顾了一圈,挺期待又惴惴不安,刚拐过弯,四盏路灯下面蹲着班里的文艺委员,姑娘戴着红帽子看到王源就蹦起来冲过去,递上卡片。


那份惴惴不安被轰然堵上,王源接过来看:


那天翻电脑看到了王源的黑历史,他一定不知道他电脑里有这种东西,清晨来到树下读书笑得我背过气,我的源源从小就这么可爱,虽然你的过去我没参与,但你的未来我不离不弃。


靠!王源想起儿时脸蛋红扑扑的自己,不由自主也笑出声,不离不弃几个字在路灯下反光,亮得晃眼。


就这一路走,收到了几十人递来的卡片,上面记录了这一学期细细碎碎的往事,在冬日夜里像一件针脚牢实的毛衣,裹着身体和心暖洋洋,递卡片的人有认识又不认识,但脸上全是祝福和羡慕的笑容。


收到刘志宏那张,王源把卡片都拢起来,问现在怎么办呢。


刘志宏说你就按照心走吧,你去之处,就是他在之处。


你不顾一切要走的方向,就是他怀抱敞开的地方。


果然是灯火照耀的后街,有晚上摆摊的小商贩,有烧烤的奶奶和几桌喝酒吃东西的学生,王俊凯站在路灯下面,光从头顶铺下来,照着他周身暖融融,他一直是明亮的,引人注目的,全世界最好看,像挺立的树木,尽管清瘦,但身形却那么伟岸。


他是尘世里面褪脱出的明媚,看着王源定定的神色,挑起眉微微笑。


“等的我好苦呀王小源,怎么样,跟我在一起么。”


怎么不跟呢,磁性优雅的嗓音,夹带着漫漫长情从不远处直击心脏。


像他的爱,可以热烈奔腾雄壮滔天,也可以潺潺流水润物无声。


因为都是爱啊,原本爱,就饱含着复杂成分,无法被分崩离析,它可以是感天动地,也可以平淡无奇,不论去探究怎样糅合造化,最后---


吸纳沉甸甸的爱,朝你望来的眼神,是一个宇宙的温柔。


胸膛里跳动的节奏,挨着你的肌肤,一步一步,都在说为你疯狂的,痴迷的,不可自拔的,永远漫延的-----


爱啊


深秋初冬终于过去,雾气消散,再也不会行走于迷蒙之中,探寻着猜测着前方会有柳暗花明还是如履薄冰,他是明灯,也是朝阳破云而出夺目的光,于飘渺间,给了你最该去的方向。


王源捏紧手里卡片,跑着冲进王俊凯怀中,或者好像九月的奔跑碰撞,或者是十一月的担心焦虑。


过往一切交叠成,我和你融为一体,永远相拥的身影。


 


END


谢谢喜欢谢谢支持,鞠躬~


 


 


 



评论
热度(1118)
  1. KarRoy-Missyou橘子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