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儿 (凯源 甜

云伢_-KRJ:

※传说中的落地窗啪啪啪在下一篇,我先把这篇扔出来垫垫胃口【抠鼻】※


※小婊砸们爱我你怕了吗╮(╯▽╰)╭※




+++++++++++++++++++++++++++++++++++++++++++


 




十二月的天色已经暗的很早,傍晚六点一过,大街上就已经是一片绚丽的霓虹。街角的那个咖啡店的风铃被开启的玻璃门碰响,叮铃铃的被寒风吹起来。


王源走到最角落的座位要了一杯咖啡,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搓起了冻得微红的手,顺便扫了眼店门口徘徊的两男一女。


 


这种日子还有私生锲而不舍的跟着,更何况是在他已经不再当偶像的情况下,王源也真是服了他们。


 


 


耳机中的那首<泡沫>戛然而止,换成了一年多前王俊凯的那首到现在已经人尽皆知的<宠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旋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歌词。


除了千玺和刘志宏等几个嘴巴严的人,没有人知道知道这首标写着“王俊凯作词作曲”的歌,作词人其实是他王源。


 


体温还没有回暖,寒冷的空气冻得人反射弧都有些麻木。跟着旋律哼了几句后王源才反应过来是有人打入了电话,这才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王源——”


短短三个字,被呼唤的人就能从他的语气中想到他嘴角那个迷倒万千少女的弧度,遂即也跟着挑起嘴角。


 


……


 


“恩,你回来啦……”简短的对话后捂着咖啡杯的修长手指捏了捏被子,杏眼弯弯,夸奖道“效率还挺快。”


 


“你吃饭了没?”王俊凯浅笑。


 


“……还没……”王源摇摇头又瞥了眼门外。


 


“怎么?还是那几个人?”那边的王俊凯眉头凝起来,语气有点不快。


王源撅撅嘴心说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不过他倒确实猜得准。


 


 


——“王源你在哪儿?”


——“待着等我。”


 


 


挂下电话王源又喝了一大口浓甜的咖啡,从舌尖蔓延到胃中微烫的暖流让眼睛蒙上一层雾气。店里的音乐也正好别有用心的循环到<宠儿>,王源瞥了眼那边冲他挥手的店老板索性摘下耳机,缩在座位里玩起手机来。


 


 


——————————


 


 


离十年之约圆满结束有将近一年半,离组合解散也有一年了。


现在的千玺正向着全能型歌手大踏步的迈进,舞技几近巅峰;王俊凯也早就留在了公司单人重新出道,独自打拼。


 


一年前两个成员陆续放出了新签约的消息之后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第三人王源这里,期待着他的动向,却迟迟不见他重新签约的消息。


一时间各种流言、猜测四起,王源也一直对此避而不谈,直到王俊凯的最新行程被陆续曝光,人们在照片中看到王源隔三差五出现的身影,几阵喧嚣过后才在一名知情人士的口中套出话来。


 


王源不再当明星,确当了王俊凯的经纪人。退居幕后,一心一意给他最大的支持。


 


 


 


事情定下来的时候其实是在王源二十三岁生日那晚,王俊凯问他未来的打算。


当时王源躺在床上说累了累了,不想再继续了。隔了一会,而睁开眼睛跟他说,我当你经纪人吧。


 


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王源你想好了?


——想好咯,不然我还能做啥子,大街上啷个人不晓得我。


 


又没了声音后王源坐起来看他,却发现那王俊凯的桃花眼弯着,露出一颗小虎牙。


 


——好啊~


 


他一如既往的宠他,除了他生病闹着不吃药的时候,他对他的决定从来都没有摇头过。


 


王俊凯本就自私的想着找个理由把王源留在身边,经纪人正好是一个契机。虽然心疼王源可能会累,但只要能把他锁在身边,王俊凯到不介意在行程中照顾王源而非被他照顾,王源也自私的不愿让其他人操心王俊凯的私生活。他们两个人的默契从来没有谁能匹敌。让王俊凯最亲密的人从他变成某个不知名的经纪人,这种事情王源想想就觉得荒谬,根本不想让这种事情有发生的可能性。


 


更何况如果公司对王俊凯不好,王源身为经纪人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他,即使和公司作对。


 


 


那种类似于我会和你一起背叛全世界的微妙情感,将彼此的占有欲悄悄涨满到爆棚。


 


 


到现在已经几近溢出的边缘,岌岌可危。


 


 


…………


 


 


二十分钟之后王源的咖啡已经见底,他挺喜欢这家的咖啡,而且因为老板是刘志宏大学同学的缘故,来这里也比较方便。


 


——大明星,要咖啡吗


——好啊小助理,要一杯你喜欢喝的。


 


王源勾起嘴角跟老板打了个手势再要一杯。


 


 


 


店里只有他一个人,咖啡做得很快。王源走向前台去拿的时候,发现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径直向店的方向走来。天色已经很暗了,但王源还是能一眼认出来那是王俊凯。于是提了咖啡匆忙的向门口走去,正好王俊凯推开门,王源脚步一顿畅通无阻的走了出去,王俊凯也屁颠的跟上,似乎走过来就是为了给王源开个门。


 


 


“你好好在车里待着,出来干啥子哦?”


一边走一边两个人又像磁铁一样黏在了一起,王源穿着厚羽绒服并没感觉到某人已经悄悄把手搭在了肩上。


 


“知足吧你王源,你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经纪人了,哪有明星专程去接经纪人的。”王俊凯戏谑的笑着又悄悄的近了点,回答几乎贴在他耳畔。


王源红了耳根,胳膊肘轻轻戳了一下他。


 


——回家吃吧,你做啥子我吃啥子


——好~你想吃啥子我做啥子。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回到了家,上次两个人在行程中买下的那只小虎斑从高大上的窝里窜出来,黏着王俊凯蹭个不停。


 


 


王俊凯换了衣服,去厨房做饭,王源抱着猫咪在旁边看着,挠着猫儿的颈窝。


 


“你看,球球还是比较喜欢你。”王源揉着小虎斑的头,笑的很淡。


 


“因为球球特别像你。”王俊凯端着两碗小面出来,蹭了一下王源的鼻尖,小虎斑的爪子伸出去勾住他的毛衣,被王源小心的摘下来,躲开他的脸。


 


“胡闹。”


 


……


…………


 


 


吃完饭后已经八点多,王俊凯在沙发上躺下,看着王源在厨房洗碗。


小虎斑爬过来,蹭着他。


 


待王源洗好手过来坐下,王俊凯长手一捞把人捞到身边。王源斜着身子躺了一会儿索性脱了鞋子翻身躺倒他怀里,把那碍事的小虎斑放到地上。


王俊凯将人搂过去压倒沙发里侧,蹭到他颈窝,腻乎起来。


 


 


多年的习惯都是一朝一夕养成的,王俊凯从十七岁那年开始钟爱于王源颈窝的温度,一晃就是八年的光景,王源早就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偶而这时候他总会想起好多陈芝麻烂谷子的陈年往事,那些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记忆。


 


 


比如十二岁的时候,他们两个十指相扣的牵着手,两小无猜,最纯真的年纪。


 


比如十四岁的时候,他们在宾馆的双人床上隔着一道不窄的距离,畏惧那些流言蜚语。


 


比如十六岁的时候,王俊凯就开始有意无意的蹭经他的颈窝,颈间的呼吸让他彻夜难眠。


 


又比如十八岁的时候,自己已经承受不住王俊凯离开重庆的寂寞,难得的重逢,夜里头紧紧地靠在他肩膀。


 


 


千玺曾经开玩笑的说王俊凯的人生赢在了十七岁和十八岁那两年,王源一直不懂。


 


后来才明白,王俊凯不过是在高三那一年用某种猫科动物的黏人行径悄悄冲破了王源的防线,又用了大一一年让王源去承受寂寞。


 


高三正是即将成年的某人男性荷尔蒙散发的最旺盛的时候,夜里紧紧锢着腰的手臂根本不给王源任何一丝逃脱的可能性。才上高一的小孩儿整整一年都特别害怕夜里的王俊凯,可每每清晨醒来看着颈间呼呼大睡的大猫,心中却涌上一股子满足感。


 


 


结果和千玺所料大致无二,王俊凯赢得彻底,王源完败。终于考上大学来到北京后,乖乖的在睡觉时像个别扭的小孩儿一样拱进王俊凯的怀里,深夜偶尔会梦呓着“想你”等话语,酸涩着眼角。


 


二十岁时王源在飞机上安安静静的依着他的肩膀,那是跟机的粉丝十年来锁定格的最美好的画面,一跃成经典,再也无法超越。


 


 


<宠儿>的歌词,正好就是王俊凯二十二岁生日时王源熬了几个晚上送的。当时开玩笑的说着‘这首歌以后要是红了’如何如何,哪里知道两年后竟真的红遍了大街小巷。


王源只知道曲子是王俊凯后来自己编的,却不知道王俊凯为这首歌准备了整整半年,曲子不知道改了多少回,才敢放到专辑里,到现在的人尽皆知。


 


王源要求不写是他作的词,王俊凯依旧点头答应,他想王源只给他一个人写词,谁也不告诉。


 


 


……


 


 


“诶诶,你干啥子。”


王源揪揪王俊凯的头发,揪出两个小猫耳。脖子上传来尖锐的刺痛感,也只有王俊凯的小虎牙能做到。


 


不轻不重的的吮吸了一会儿王俊凯终于松嘴,王源以为他只是咬一咬也并未太在意,哪里知道自己的脖子上正种着一个深红色的“草莓”,白皮肤上特别扎眼。


 


“没,我就尝尝。”鼻尖蹭蹭耳廓,撒谎的王大喵眯起眼角。


 


“尝你个鬼,你老实点哦。”


 


 


“我说王源儿,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图谋不轨一次。”


 


“啊?啥子?”


 


“……”


“我说,你什么时候给我吃一次,我可是越来越馋了。”


王大喵又撒起娇来,蹭来蹭去的。


 


 


“小时候我说我想二十四岁结婚,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年龄了。”王源眨巴眨巴自己的杏眼,笑道,“你还有十一个月的时间,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不着结婚,你随意咯。”


“反正馋的不是我。”


 


 


“……”


王俊凯眯起桃花眼,抬起头来凑近他。


“接下来二十天的行程我都推了,本来想在家陪陪你,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不如我们去结婚好了。”


 


王源愣了一愣,盯着那双魅惑的桃花眼。


 


“宠你十三年了,我也该要点回报了,对不对?”


 


 


 


轻轻的低头吻上去,二十四岁的小孩儿僵着身子不敢动。有力的手臂撑在他身侧,唇舌厮磨。


 


王俊凯自打十五岁就开始改了软萌的形象,各种照片上都是霸气的一比,却从来都只对王源留一丝温柔。


 


卷着王源的小舌头,王俊凯忽然觉得,自己身为一只二十五岁的狼,七年了都没把那只怎么也养不肥的兔子吃了,到今也才只敢尝一尝味道,实在是有点憋屈。


 


……


 


——王源儿……


 


——啥子?


 


——你给吃一口嘛……


 


——会好疼。


 


——我轻轻地好不好?


 


王源泪眼汪汪的摇头,王大喵泄气的蹭来蹭去。


 


 


——以后不能太宠你了,看把你宠成什么样子。


 


——我管你,你乐意咯。


 


——对对对,我乐意,我乐意。




王大喵痴汉的笑着,这小兔子,真是要被宠上天了。






————————————END________----

评论
热度(47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