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远]Pink Noise 粉红噪音(二)

Jerez:

(二)


       马思远在女佣送来的托盘里翻找,随便什么都好,只要能让他打发Karry到来之前的无聊时光就行,不能只是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呆望天空,但他也不想捧着手机,没完没了地刷新Gossip Girl的页面。自从那噩梦般的一夜后,他就养成了这个坏习惯,虽然他现在已经能够做到不在页面刷新的间隙里神经质地屏住呼吸了。其实此刻他真正想做的恰恰是搭上私人飞机立刻离开这里,然后随便在太平洋上的一个什么小岛上了此残生。因为对今天的会面感到焦虑,他从昨晚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加上斟酌了一晚上的外交辞令,导致他严重睡眠不足。他真想打电话让司机载他去机场,随便去哪里都行,真的。


       他才刚在通讯录里找到司机的电话,Karry到了。


       马思远故意没有从躺椅上站起来迎接。“很高兴再见到你。” 这句话是用英语说出来的,他们私下交谈很少用英文,马思远忍不住在意地看了他一眼,Karry一笑,探身吻他的嘴唇。——这只是入乡随俗的礼仪,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他告诉自己。结果Karry刚挨着他坐下来,他就往旁边挪了一下,动作大得好像Lizzie看见了一盘打翻在安哥拉羊毛毯上的沙拉。


       Karry不以为意地伸展开长腿。“夏天过得好吗?”


       “马马虎虎。”马思远顿了一下,犹豫着反问,“——那你呢?”


       “不太好。”马思远瞪着他懒洋洋地吸了一口冰镇果汁,然后快手快脚地一把夺回属于自己的杯子——这家伙的洁癖上哪儿去了?这种特殊待遇可一点儿也不美妙。Karry已经在按铃找女佣过来,给他换了酒,又要了别的食物。趁他要这要那,马思远才准许自己偷偷看了Karry几眼。


       他一副度假打扮,裤子貌似就是去年生日马思远送他的那条,一如既往地干净细致,而且气色好得惊人,就像是这两个月他都呆在希腊,而且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把身体当作圣殿一般悉心照料。马思远注意到Karry的五官更加英挺了,还长高了几公分……他还嗅到了一点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但Karry看上去还是随性得很,好像从没在意过自己的外表一样。这立刻让马思远想起自己花了多少时间打理自己,以保证不会表现出失魂落魄。


      他已经很久没花这么多时间拾掇过自己了。假期以来,他始终独自居住在父母名下的海滨别墅里,懒于社交,以往一个小时的打扮工序缩减为最基本的几个步骤:淋浴后用吹风机把头发吹至半干(尽管他认为这不可能发生,但主卧浴室那支壁挂式吹风机真的能把他的头发吹得比之前更丑),抹上基础护肤品(他不交女朋友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很讨厌看女生卸妆的样子,哪怕Lizzie只是用棉签擦掉眼线,都让他觉得恶心),最后在衣橱里的经典搭配——也就是各色各样的T恤、衬衫、短裤——中随便抓几件。可是今天早上不同,他不但一反常态,没有赖床到下午两点,而且还自动进入了全身打扮模式。


       他是想显得随性点儿来的。他的议员父亲不断提醒他:一夜情对象在认清现实前总是先把他当作潜在的狩猎人选,如果想得到他们的尊重,就得先把他们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掐灭,起码不要过分打扮。不过,今天,在最应该遵循这一原则的时候,马思远却发现他无法忍受邋里邋遢地赴约,于是他泡了澡,去了角质,套上了宽松的上衣(有着淡淡的蓝色宽波纹)和白色及膝短裤。这么穿当然可爱多过帅气和性感,他刚在泳池边坐下来,就在想自己是不是搞得太隆重了,等到Karry来时,他已经深信自己看起来更像要和女友约会,而不是和苛刻、棘手的Karry谈判。


      果然,Karry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然后冲他光溜溜的脖子皱起了眉:“我送你的东西呢?”


       “在楼上的卧室里。”马思远低声说,有点恼怒,“你不会指望我把它戴在身上吧?”

      

      Karry投来一个“我早知如此”的眼神,口中却夸赞道:“聪明的选择。最近Rena没找过你吧?”Rena是Lizzie的闺蜜,一直对他们短命的婚约耿耿于怀。难道她知道了什么?马思远刚有所警觉,Karry便跟上一句:“我让她少拿返校节舞会的事儿来烦你。”

      

      “是啊,对这种事我实在没兴趣。现在光大学就已经够我烦的了,昨天爸爸又催我接受实习。”


      “市长先生似乎没什么让你受不了的地方吧,虽然有点政治明星式的油腔滑调,可还不至于让人退避三舍。”


      “我知道。可是他一见到我就要就我十岁生日打翻蛋糕的事滔滔不绝地说上十分钟。我父母请他来吃晚餐——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陪着去。”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不是应该和Karry两个人正襟危坐,好好把误解澄清然后向前看吗?为什么他却讲起了他那份市长助理的工作?他真想说他没什么新鲜事可报告,希望Karry在他今后的生活中不要介入太多,可他们只是像普通的久未谋面的老朋友那样谈天说地,自然得让马思远感到怪异。


       他随口抱怨道:“我就是不明白在一顿糟糕的晚餐后,他怎么还会提出让我当他的助理。”


       “为什么不?你礼貌,迷人,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你。”Karry说着,捡起两个空杯子放到泳池托盘上,然后,在马思远的注视下,开始脱上衣。


       “喂!你在干什么?”


       仿佛没注意到马思远的呆滞,Karry转过身对他说:“哦,游泳。”


       游泳?等他从短暂的尴尬中反应过来时,Karry已经脱到裤子,露出下面深灰色的紧身短裤。这家伙脱了衣服后显得非常性感,也许有人会形容他不够健美,但马思远宁可说他是修长或者健康,虽然他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形容。他的小腹平坦,肌肉线条流畅、轮廓分明。他取下戒指,接着很快把身体浸入了池水里。


       “你看我干嘛?”


      马思远感到耳尖发烫,他很讨厌自己这样。“没有,呃,我不是在看你,我在看着泳池发呆。你今晚住在哪里?晚饭想吃什么?”


      他促狭一笑。马思远真想把他杀了,然后再自杀。为什么他老是在Karry面前讲出这么蠢的话?Karry干什么、晚上睡哪里、吃不吃晚饭,这些关他什么事?他们做朋友好多年了,可那是在滚床单之前,他就一定得关心他吗?

     

       Karry冲他招招手,他别无选择,只得在池边坐下,裸露的小腿浸在凉凉的水里。他真不该看了那么多Karry写来的稀奇古怪的邮件,搞得他弄不清对方是在取笑他还是认真的。 “你得知道,马思远,对于……那件事,我和你一样感到困惑。” Karry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轻轻摇晃着,像他们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我们认识快十年了,你不至于因为这一个小小的意外就要和我绝交吧?”


        “小小的意外?”马思远严厉地纠正,“是灾难。”


       “好,好,但那不是你的错,那时你喝得不省人事。”但是你先吻我的,Karry捏了捏马思远的手指。一缕发丝散落在他的鼻尖上,马思远轻轻皱起眉,看上去就像一个天使,他在思考,Karry静静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差不多有一个世纪那么久,马思远终于说:“我觉得,我们不能继续做朋友了。”


      “不行!”他脱口而出,然后用最温和的嗓音循循善诱道:"马思远,我不想跟你绝交,我舍不得你这个朋友,相信你也一样舍不得我,因为我知道你是个重感情的人。而且,如果你和我绝交了,所有人都会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尤其是Gossip Girl,她掘地三尺的本事可不是吹嘘,那到时候秘密就瞒不住了,你想这样?"


       当然不想,否则离你这么远干嘛?一不做二不休。“我也不想失去一个好朋友,不过Karry,面对现实吧,那天晚上的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现在我,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他当机立断反驳道:“我不认为那是错误的,糟糕的经历才叫错误,但我觉得和你发生的一切很美妙。”


       他早已知道和马思远争这些没有用,况且他看起来需要点强有力的刺激来醒醒脑子。绝交?跟他?拜托!他心想,世界上哪有人比我对你更好?从小到大,你生病的时候,是谁开车带你去中央公园喂天鹅?是谁带你逃课溜出去玩?是谁随叫随到陪你过夜?是谁保护你从乱七八糟的派对上全身而退?是谁为了你的祝酒词,帮你修改稿子,帮你核对你老妈的宾客名单,不但处处关心你替你考虑,还让你作威作福?还不是我!


        “Roy,你真可爱。”Karry不再犹豫,在马思远有时间思考或反应前,他已经滑到他双腿之间,双手掐住他的腰,唇压住他的唇。


       瞬间一股电流般的悸动从双唇相贴处流窜过全身。Karry温柔地摩擦着嘴唇,等马思远不知所措地张开嘴,他的舌头就立刻滑了进去,他把那人搂入怀中,赤裸的上半身贴在马思远还穿着衣服的身上,用他的牙齿轻咬下唇。


      马思远用力向后躲了一下,可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动作完全是享受得往后仰,所有的含蓄都消失殆尽,Karry持续落在他脖子和肩膀处敏感肌肤上的吻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用双腿夹住Karry的腰,好保持平衡,却被毫无预警地拖入了水中,就像那天晚上一样,他越抗议,Karry只会逗弄得越凶,湿润的双唇、微凉的池水、以及水流浸透他衣服的独特触感,让他一阵发慌,好不容易才逮着机会重重给了Karry一下:“F*ck, what's your problem?! ”


       “F*ck you.” Karry一语双关。


TBC.

评论
热度(135)
  1. 是你的鸮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